天干地支直断法

2016-12-31 12:11:26      点击:

第一章 直断四柱法

所谓直断四柱法就是不用分析五行旺衰,不用取用神,只看四柱八个字,连大运也不用,直接从四柱八个字的组合中提取此人一生的信息之象。这种方法,简捷明了,实用性强,准确率也比较高,一直是盲人速断四柱、靠此维生的一项看家本领,若能融会贯通,灵活取象,便可达到神断的境界

第一节 时柱直断四柱法

时柱直断四柱法,就是只看时柱是什么干支,根据时柱干支组合的信息之象,来断出此人的各方面的事象,中国古代的天干,地支都代表一定的意义,每一种天干地支相组合,就有一个信息之象,组合不同,信息之象就必然不同。为什么盲人中的高人有时只看你的时辰,就能说出你很多事来,及你六亲的信息,且准确率很高,令人惊异,在此我将盲人直断四柱法公开于世,望诸位细心体会。

一、生日时辰歌诀

此歌诀不但道出各种时辰出生人的信息之象,对六亲有明确阐述,尤其对父母及兄弟情况有很大的应用价值,此法往往是盲人用来确定时辰不准之人的生辰的法宝。

(一)子午卯酉(时出生之人)

时初先亡父,时末先亡母。

歌诀:

子午卯酉四时高,为人清秀是英豪,多数兄弟难为伴,一双父母并无娇,

时初时末无依靠,四时中间多富饶,财禄荣华需自至,①名位通天得势高。

(二)寅申巳亥(时生人)

歌诀:

寅申巳亥四时张,为人聪明呈文章,时正兄弟四五个,时初时末也成双,

父母亲疏无依靠,自然高福生华堂,若是天然加贵气,一时荣华大吉昌。

(三)辰戌丑末(时生人)

歌诀:

辰戌丑末四时孤,不妨父母少亲疏,时正多者先亡父,时初时末先亡母,

更是兄弟无依靠,②祖业不守受奔辱,准为官后当身役,男为僧道女为姑。③

上面的歌诀,以推断父母及兄弟情况为主,这里的诗意应仔细琢磨,例:

①句中财禄荣华需自至,应理解为得靠自己奋斗成家立业,父母、六亲及朋友都靠不上。

②更是兄弟无依靠,是说兄弟少或无兄弟,兄弟一个意思,兄弟少或自己哥们一个,自然是靠不上兄弟了。

③句中男为僧道女为姑。并不是说男圣女在,辰戌丑末四时生人就是僧道或尼姑,而且说此四时出生人刑克六亲,尤其是克夫克妻,夫妻难白头,到老孤寡形如僧道尼姑。

总之不一一解释,其它句子比较容易理解,且忌别死用诗句表面意思。

二、上面是对出生时辰表露的象,以歌诀方式表达,以便于记忆。上面表述的是时支信息之象,那么时干又有什么象呢,十天干在时支上表露的象为:

歌诀:

甲乙春夏自立昌,丙丁晚景家不良,戊已时上人自肥,庚辛时生路通畅,

壬癸生人三折曲,曲曲折折坎坷当。

什么意思呢?“甲乙春夏自立昌”是说时干为甲或乙之人,生在春夏或夏季,待成家后才能富贵发达。自立昌就是成家“自立”以后,才有荣昌之事,“丙丁晚景家不良”是说丙或丁时干之人,到晚年后家中多事,多烦恼,不良就是不好的意思,“戊已时上人自肥”是说戊或已时干之人,自己富了,发达了,但六亲贫穷,或六亲难以沾上他的光。“庚辛时生路通畅”是说庚或辛时干生人,一生多于动中谋生,善于交际门路广,因为庚辛有道路之意。“壬癸生人三折曲”是说壬或癸时干之人,一生做事多阻逆,多波折,曲曲折折如弯弯曲曲的水流,一波三折。

上面将时干支信息之象以歌诀的形式表述出来,二者相结合又可推出许多象来。诸位可自思,现仅以时干支之象,综合运用举例如下:

某年某月某日甲辰时生人,你可直断:

1)一生多孤独,无亲无靠;

2)兄弟一个;

3)克父母;

4)祖业不守,难有祖业或难以得祖业;

5)晚年无伴,孤独,自己劳碌一生,也难有成就。但由于时干透甲木,若此人生在春或夏季,在成家立业后,才有富贵荣昌(甲乙春夏自立昌)。

以上不论旺衰可直断,省劲、准确。

若干和支组合以时柱纳音再进一步断则更准确,就不用一点点推。年月日三柱都不知就知出生之时,就可断半个小时不重复,并且干支又有风水术,如甲木为大树,电线杆,柱子,(甲木得水生旺为大树,甲木弱,无强根,为电线杆,柱子)。

甲辰时生人,若柱中有水生木,你可直断:其出生时家的左边有大树(时为左,甲木为大树,乙木为小树)且离树离水不远,也就是房子的左前面有水坑、水井、水库(辰为水库)等等,十分准确。

以上是从时柱上看,那么,从年柱,月柱,日柱上看道理都是一样的,自己去悟断,但要知道,各柱代表宫位及六亲,可以推断六亲情况,年支又为祖上风水,通过干支组合也可以看祖上风水情况。

第二节 天干地支直断法

在第一节中我们谈了时柱干支信息之象及直断法,这节我们讲四柱八个字天干,地支都有何信息之象。

一、天干信息表象歌诀:

甲木天上贵,乙木多阴私。丙火遇火多,母在产中亡。三丁多恶疾,手足也自伤。

戊多离祖业,外闯别家乡。己多父母别,兄弟各一方。庚多是才郎,万里置田庄。

三辛寿数长,三壬富不久。癸多必淫娼,亥多火烧房。

二、地支信息表象歌诀:

三子婚事重,丑多四夫妻。寅多守孤独,卯多凶恶多。巳多遭刑害,三辰多斗讼。

午多克夫妻,未多守空房。三申人不足,酉多独居房。戌多现事多,三亥孤泠泠。

以上干是一层意思,支又是一层意思,只要你把这俩层意思牢牢记住,四柱一出,就可直断四柱。

三、四柱干支看出生祖坟周围环境。

天干、地支代表的物象列于下面:

①天干:

甲为树木,乙为花草。丙为太阳,丁为灯火。戊为平地,己为山河。

庚为大型金属,辛为小工厂。壬为江河,癸为大海。庚为大路,辛又为高山。

②地支:

子为一阳生之寒物,属水。丑为金库,也为财库,为父墓。寅为夏日之大树,青壮,直生。卯为小枝,能曲能伸。辰为水库,又为蛇穴。巳为夏火,主嘴快,好强能发出声音之物体。

未为木墓,木库,性格不定。申为阳金,同庚金之象。酉为针工,女红、酒店、茶肆、为农用工具。戌为火库,加油站、变电所、变压器之类。亥为海水、为田水等。

现在我们知道了干支之象,我们就又可推断出很多信息,还是以第一个例子接着断:

某年某月某日,甲辰时。

1)又可断此人天上贵(甲乙天上贵),什么意思?是说,此人在公家,或在外面(天干为外,为公之意),办事特别开朗大方,不小气,愿意出力。若是乙木,多是自私自利,凡是事先想起自己,且为人多阴险等等,要看干支组合。

2)辰好斗讼,所以又可直断,此人心性好斗、压不住火,或脾气不好,好斗嘴,易有官司,口舌之争。

3)甲坐辰湿土之下,大树有水,土生养。贵就贵在湿土能培养木,地能生天。在外得人好评。由于干克支。土受伤,在家多不合,有争,有伤和气之事。

4)此人家住处左前方有水池或水坑、水库之类。

5)距祖坟10米远内有蛇仙,或蟒仙,在酉年酉月一定能现身在坟的周围。(辰为龙、为蛇仙,辰又为蛇穴)酉年现身,是酉辰合,因合而动,因合而出。

6)还可以再断,纳音等,深层次就更多,如:甲辰为佛灯火。就可以断此人有佛灯火之德。燃烧自己,照亮别人,别人用他易,他用别人难。以上只要掌握精熟,善于思索,联想,会推导出很多象,可大大超越常人水平。

7)这只是断了一小部分,只有甲辰,那你可再推理:甲寅,甲午,甲申。甲戌等,还有丙辰,戊辰等等,又组合成什么样的内容,什么样的环境,什么样的人性,长像等都可以从干支组合中直接看出。

8)这甲辰,甲寅等又都是在生时上,那么在日上,月上,年上又该怎样独断,思维等等,将怎样断出,还有年月日时四柱之间相互组合,又怎样直断?下面说明。

四、年月日时的分别直断法:

年,代表祖上,父母,年支为祖上风水,这是指六亲,年又代表头、面。

月,代表夫妻宫,为门户,父母,兄弟宫,代表人体胸部部位。

日,代表自己,日支为妻宫,日又代表腹部这位置。

时,代表儿女,晚辈,又代表腹部以下位置。

那么,有了这些基本的象,根据其宫位代表的人或身体部位,就可以断出许多事来,简单,明了,准确。例:日柱为壬子,甲寅,丙午等等干支一气的,就可直断其人克妻,定主婚姻不顺,准确无误,因为日支为宫,对男人来说,财为妻,只有日支坐财,妻才是正位,现在本来日支应坐财位,但妻宫都坐个比劫,比劫正是克妻的,这样的婚姻如何能好,以此来推导只要是男命,日坐比劫,必主克妻,婚姻不顺,不论喜忌,可直断无疑。同理,相应宫位上有相应六亲之忌神(克星)存在,那么此宫位之六亲,必有不安,不全之象,那就是灾,例:年为父母宫位置,偏财为父,正印为母,若年柱坐比劫或财星,比劫必克财,财克印,所以必主父母不利,有刑克。

上面这些道理,直观,简单,实用,只是不道破,价值连城,一道破,简单得不值三文钱,还有一些单柱在年月日时等不同位置时所显示的不同象,例:甲辰在年柱,头部受伤,不利父母,在月柱,兄弟姐妹有夭折的信息,在日柱,婚姻不顺,胃或皮肤有病,在时柱,手脚受伤,或子女有损伤。水旺,木旺时,辰土必受克,就是应期。

再如:乙末。

乙末在年柱,父母身体差,短寿。乙末在月柱,兄弟姐妹有夭折之象。乙末在日柱,本人多忧少乐。乙末在时柱,子女有损伤。

还有丁亥,戊子,丙戌,等,丁与亥中壬水相合,丁火与壬官相合,戊子,戊与子中癸水相合,戊与财癸合,丙戌,丙与戌中辛金财相合,相合为合好,天干与坐支藏干相合,若是日柱的话,定主夫妻感情好,若在别的柱的话,恐有外遇,这种干支地支藏干相合就揭示了这些隐藏的信息。懂了这些理后,你再推别的干支组合,就会推导出很多象,不用在此一一举例。传与你理后,你得自己揣摩,不能象白痴一样,师父喂一口,吃一口。所谓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就是让你自己动脑。

第三节 四柱联合直断法

1、看五行生克

如:(乾造)丁丑癸卯甲子已巳

①看四柱自己本身生克

例:甲子日柱,干支相生,夫妻感情好,甲木生丁火,日干生年干,年天为父,说明其父能得到他的孝敬,甲木得月干癸水之生,则为得兄弟姐妹,朋友及父母之多方面关爱或帮助,六亲关系合睦,月干又立天时,又为得天时,必有很好的工作。

②看四柱自己本身刑克

上例,子刑卯,为无礼之刑,卯刑子也同样,说明互相制约而刑,可断中年时有刑互相刑之伤,卯为羊刃,劫才,子水为印,为母亲,可断:中年有婚姻,妻子,母亲方面的灾。因为是月柱与日柱相刑,代表年龄段17--48岁之间,大致为中年时期。

③看四柱本身相害

害则为五鬼,五鬼则为阴气做怪,害多可断其坟必有毛病,其宅五鬼则能直入其卧室,而使家庭不和,百事不顺,三起三落,睡眠不佳,多恶梦惊醒,其宅阴阳不合,什么地方不合,要具体看在什么柱上或谁与谁相害来论。例:乙卯日庚辰时,可断:卯辰相害,其住宅前方或左侧不利,住楼房,左侧有楼梯,或家住在把头等等,楼房则为阴面或北面有厕所或水池,楼房后面必有阴物相侵,或有直射之物,尖角,棱角,射向偏左方向等等,(因为庚为金克日主为鬼杀,时干为在左后方,也为房子左后面)按:在各种书都很少说到或根本不谈论相害,其一是,一般写书人不是真传,其二是,写书人只会阴阳或有的只会四柱或悟道不深,虽有真传也不明理。其三是,一论相宅,就必然要论及鬼神,鬼神之事,难以把握,论不好或治不当,鬼神就要找论者,治者的麻烦。在此论及,就是要交给你们别人所没有的东西,或别人所不知道的东西,你们会后,才能高人一筹。才能立于不败之地。这是本典的宗旨。不论四柱有墓库还是有相害或是狼籍大败日,阴差阳错日等,都是坟上的毛病,都是鬼神闹得太凶,其解法或趋吉避凶的方法有:

⑴放生法

在你所放的动物身上刻上自己的名字,最好是放龟

⑵符咒法:

所讲的符咒的用法,此是以鬼治鬼,以神治神的方法,此法是柱中有太极贵人所能做到的方法,非一般人能行,画不好,用不好,灾反易落到自己头上,对于盲人来说,此法可指点别人替做

⑶送法

这是巫婆、大仙,搞动物的做的解决方法,用香,纸,从家中送出去,也能解决问题。

⑷方位法

根据八字在何年,何月,不要到何方位去,去则有凶,告诉日主,避免到凶方可解灾

⑸阴阳法

就是调整阴阳,从部局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如当从四柱上看出有戊寅,或已卯有月柱上,就可直断:此命造男女姊妹中必有婚姻不顺者,或有脑病者,否则就有半途而死者,其主要原因就是坟上有毛病,其坟上一定在50米以内有沟,西北方犯风煞,这就需要用符到坟上压或填平其沟,去其后面西北方风煞(砌高墙)方能在下几代不出现,并使已出现者得到缓解,并一治就好。 

命理上的疤痕,则是指因各种伤灾、手术开刀、脓肿疮毒等等在身体上的留下的疤痕。

通常四柱中:

1、天干有官杀之人或有木克土之人,上半身容易留下疤痕;

2、地支有官杀或有木克土之人,下半身容易留下疤痕;

具体说来:

一、年干:

1、时干克年干,疤痕在身体的右侧;

2、日干克年干,疤痕在身体中间的偏右侧部位;

3、月干克年干,疤痕在身体的左侧部位;

二、月干:

1、年干克月干,疤痕在身体的左侧明显部位;

2、日干克月干,疤痕在身体的右侧明显部位;

3、时干克月干,疤痕在身体的左侧明显部位;

三、日干:

1、时干克日干,疤痕在身体的中间偏右侧部位;

2、年干克日干,疤痕在身体的左侧部位;

3、月干克日干,疤痕在身体中间的偏左侧部位;

四、时干:

1、月干克时干,疤痕在身体中间的偏左侧部位;

2、年干克时干,疤痕在身体的左侧明显部位;

3、日干克时干,疤痕在身体的右侧明显部位.

具体运用时,必须参看限运。   八字如何斷風水

八字是可以斷出生環境,主要看八字的組合與作用關系。此法不但可以看陽宅風水,也可以看陰宅風水。更有意思的是,還可以看左鄰右舍的情況。學習方法很簡單,不用記那麼多的專業術語和專業知識,只有簡單的八句話,結合四柱和大運知識就可以斷解了。

例子:

大運

乾造: 戊 壬 丁 丙

      午 戌 卯 午

這是一個男命八字,2001年求測實錄整理的真實例証。首先,分析命局旺衰,取用神定格局。

丁火生戌月雖然不是很旺,但戌土見年支午火旺而其性向火,以火論。時支午火旺,天幹丙火透出幫身,八字通過作用關系形成一片火,八字從強論命。我們看看這個八字的風水情況:

1. 從強格喜火,局中火旺,南方比較開闊,近處有河流過,向遠看漸漸升高,但不是很高。南鄰兄弟比較能幹,生活富裕。

2. 北方高大,向遠看漸漸升高。北鄰有工作,但外環境不是很好。

3. 東方有高大樹木,東鄰有名氣,為富貴人家。

4. 西方地勢平坦,西鄰家妻子能幹,也為富裕家庭。

再看原局信息:

1. 從強格喜印星,印星未透,地支卯木兩次被泄,無文憑。

2. 喜印星官不生印,無工作。

3. 年柱戊土食傷制月幹壬水官星忌神,祖上有為官之人。坐下午火印星,為官必大,且有學識。

4. 坐下為夫妻宮,臨印星卯木,妻子漂亮、有學識且大度。但卯木兩次被泄婚姻不順。婚姻比較晚。

看大運:

2000年如乙丑大運,因具體交運時為十二月十六日,還是在甲子大運裡,甲子運為用神運,用卯木得子水生卯木吉,2000年庚辰年,辰土剋子水不吉,特別是在婚姻上不吉。

八字断风水,不但能调整风水,还能断风水,是一门新的风水流派。现在有许多人还不是很了解,对此还持怀疑态度。笔者在实际预测中发现,日主随着大运、流年的变化,周围的风水,甚至邻居家的情况都在发生着微妙的变化。这些变化告诉我们,八字断风水的理论,是有理可寻循的,是可以用于实际预测之中的。

八字是由十天干、十二地支的不同组合而形成的,风水的二十四山向也是由天干、地支组成,是周易学的分支。既然它们有共同性。那么,怎样将它们合为一体,就是我们今天谈到的八字断风水。

八字断风水的步骤:

      

第一步:先天定位、

先天八字断解的条件:

1、我们采用先天八卦的方位与传统风水结合:

南方宜低;北方宜高;

东方宜高;西方宜平;

东南宜高;西北宜低;

西南宜低,东北宜高。这是八卦先天的地势定位。

2、八字中以地支五行看方位:

火看南方;水看北方;

金看西方;木看东方。

辰丑未戌土,看四隅。

第二步:后天定位、

八字断风水绝非直接看,不是有寅卯木,东方就有树木,见亥子水就论北方有水,这是错误的。一定要结合喜、忌、有、无与作用关系看。

如以火为例:

A、八字忌火,而局中见巳午火,说明南方高大。

B、八字喜火,而局中不见火,火气进不来,南方必高大。

C、八字忌火,而局中不见火,南方开阔,平坦。

D、八字喜火,而局中见火,南方地势低。

这只是看原局风水的条件之一,还要看作用关系与组合。如,八字喜火,局中见火,但有亥子水制火,南方就会高低不平,但总体地势偏低。一定要活断,不可执理死断。

余者类推,一定要自己推才能记得扎实,如全规定好,反而不利学习,就会学死,不思变通。所以,一定要变通的来看,不可执着于文字。

总论格局用神:

月令格局即用神,十分力气占五分。多多少少分寡众,清清浊浊有原因。

只因透出才得力,却怕埋藏空有根。吉凶善恶观类象,带祸带福审六亲。

顺扶顺泄终得志,逆克逆助反伤身。旺衰不过凭月令,生死只要看时辰。

纵多无力衰弱判,虽少当权可称君。枭杀伤劫应锻造,千锤百炼始成金。

财官印食原秀物,好栽好种好耕耘。喜忌闲愁各有意,谁是谁非问岁君。

运头十载长生药,也怕流年吊客临。凶煞须得贵德救,十二宫中仔细分。

------------------------

08旺衰总论:

我今说得真妙法,望与同识解疑蒙;生助克泄无关碍,勿为寡众乱章程。

但将提纲作枢纽,旺衰只以月中凭;提纲本气称君帝,臣民虽众可抗衡。

察得提纲生何物,木旺当知子必兴;有旺无相旺者旺,有旺有相相作恒。

旺衰一眼识千里,多少痴迷费心攻;一语道破千年秘,人间妙法出子平。

早在一九五五年夏天,笔者参加高中升学考试后,母亲便硬拉着笔者四处请算命先生批命,看能否考上高中。10多位算命先生中,就有三种不同的答案,第一种是夸奖:“金榜题名”,第二种是叹气:“名落孙山”,第三种是自相矛盾而又摸棱两可:“榜上有名,升学无望”。笔者又气不觉得好笑,认为这些算命先生都是瞎猜,特别是第三种答案,与“也许考得上,也许考不上”有何区别?——算命这玩艺,十足的骗人把戏!

    意想不到的事出现了,在“高中新生录取的榜”上,笔者果真是“榜上有名”,名字在“备取生”栏目中。那年,由于正取生无一缺席放弃,备取生自然是“升学无望”了!此时此刻,笔者才觉得错怪了第三种答案的那位师父——被当地人誉为“活神仙”的年过古稀的盲师!经笔者多次登门,苦苦衰求,这位从不收徒的盲师,反复审视了笔者的生辰八字后,破例收下了笔者这个徒弟(笔者也是这位盲师一生中收的唯一弟子)。6 P" i+ D9 B6 i% ]$ a6 q- f) a4 c

    一九五五年国庆节那天,举行了拜师收徒的仪式,在仪式上,盲师父当场口头详批了笔者终生的命运,笔者一一做了记录。此批命书一直保存至今,时历半个多世纪,命书中所批各条几乎一一应验,盲师父真不愧为“活神仙”啊!! o  S% J9 q6 m' r6 ^. j' n

    现将盲师父五十多年前的批命书公存于后,并附笔者的推导过程——“揭秘”。. t) H) t; e9 l6 i2 ]3 \

    乾造:一九三九年农历十一月二十九日卯时出                  四柱:已卯    丁丑       庚戌       已卯/ T, ?1 H/ V. z) D

        (1)一生小有名气,以吃笔墨饭为主,兼及易经占卜。不宜做官,做官便有官灾,为官不久。

   揭秘——命局正官正印齐透天干,命主生于季冬,天寒地冻,月干丁火正官,正好可以调候去寒,故为喜,官星主名气,官星紧贴日主,说明命主出入近贵,命中又带天月二德,且二德临日主,日柱又是金舆,故命主有一定名气。正官正印主文,故一生宜从文。命局正印偏印同现,并紧临日主,且正印多于偏印,说明命主以从文为主,兼及他业——易经占卜(正印为主业,偏印为他业)。为什么是占卜,因为命主带太极贵人和卯木(四正星之一),太极和正星(子午卯酉)主与玄学有缘。命主生子小寒节后的第二天,还是登水司令,癸水伤官有力,伤官为忌为小人,又紧邻月干丁火官星,一旦引动,即出现“伤官见官,为祸百端”的局面,故命主一旦当官,便有小人伤害,从而失去官位。

 (2)遵纪守法,诚实本份,重信讲义。一生多劳古,凭已力奋斗,祖上无荫,兄妹无靠。命主经生利外,尤利西方,在外则事业有成。        - Z- k+ c  e5 J6 c/ G% _

        揭秘——命局正官正印同透,正官为正气之官,主遵纪守法,尽责尽职,诚实本份,命局土多土旺,土主信。日干庚金,金主义,故重信讲义。年柱为父母宫,年干正印已土为忌,说明母亲于命主无助。年支财星为父,但又空亡,说明父亲也帮不了命主。代表兄弟姐妹的比肩动才均为余气藏于命局地支中,无力,故祖上父母兄妹都无力帮命主,只有凭已力奋斗。官星坐伤官小人之上,说明一生小人多。命局土旺为忌,土代表当地,故命主不利家乡本土,终生利外。命局二卯木为命主的飞刃星,飞刃主离乡在外,事业成功。命局主旺金弱,金可泄土,又可帮身,故一生大利西方。- u1 L/ n1 S0 I3 J6 b# T1 ]1 k

 (3)命主不是老大,兄弟中有人做官,八成是文官。兄弟有夭折伤残。姐妹能力一般,却能长寿。$ X( @2 v, t1 t& r2 B4 N1 [" R$ W

        揭秘——月柱为兄弟宫,月干有官杀,月支藏比劫兄弟姐妹星,年月为大,日时为小,年月有比劫,故命主不是老大。月柱兄弟宫受官星克,月支丑土又是比肩庚金的墓库,比肩为兄弟,在月柱入墓,说明兄弟中有夭折,八成是命主的哥哥。月于正官,月为兄弟宫,说明兄弟中有人做官,正官多为文官。代表姐妹的劫才辛金均藏于月日支丑戌之中,均为余气,故姐妹能力一般,但因藏子地支之中,不易受克,故姐妹均能长寿。

(4)父母关系不和。命主受母亲影响大,母亲溺受命主。母亲娘家在命主家的东方。母亲能干。里里外外一把手,但晚年多病,命主32岁前丧母,八成在一九六九年。父亲长寿,一九八四年父亲有生死大灾。4 [; B1 o% ~- \" y  h3 h/ \

        揭秘——年柱为父母宫,年干已土正印为母,年支卯木正财为父(男命八字中无偏才,也可以正财为父),年柱干支相克,说明父母关系不好。时干正印为母,紧贴日主,说明命主一生受母亲影响深。财星远离日主,故受父亲影响小。印绶在命局中多且旺,而命主弱,有土多金埋之势,故母亲溺受命主。正印值月令,多且旺,说明母亲能干。年干为父,年干正印坐在父亲的位置,说明母亲在家担起了父亲的重担,既当母又当父,里里外外一把手。而父亲星印木在年支又空亡,说明父亲没有多大能力,地支主内,地支卯木父星空亡,说明父星也无力担任“家庭妇男”这一角色。命局土最旺,从四柱看,月柱丁丑,丑土最旺,(因为年时二柱已土截脚,日柱戌土被日干泄),月柱代表命主17-32岁命限,某五行旺极的命限,该五行所代表的六亲最易出事;故断命主32岁前丧母。一九六九年巳酉流年,纳音为大驿土,流年太岁酉金又是岁君已土的长生之地。可谓旺地又到旺乡,加之太岁酉金冲克命局二卯木,卯木受伤,无力制土,该年命主又犯灾煞,主丧孝。肢丑土又值天狗,吊客凶煞,主丧事孝服,月柱代表17-32岁命限,故一九六九年丧母(该年命主30岁)。一九八四年甲子流年,岁君甲木偏才为父,甲木在命局中出现。“不现怕出现”,太岁子水又是甲木父星的沐浴败地,此年纳音又为海中金,甲木遭旺金克,此年命主又犯披麻凶煞,主丧事。故该年丧父。月柱地支丑土得月干生,又值月令,丑土为旺中之旺,月支又代表命主25-32岁,正值母年晚年,故母亲晚年多病。代表父星的甲木在命局不现,不易受伤,加之命局二卯木财星也不受克,故父亲长寿。代表母亲的年干已土正印自坐年支卯木,卯为东方,故母亲娘家在命主的东方。; }2 A, K+ G. c$ s7 B0 o) j: D1 l

   (5)一九**年结婚,当年得子。妻子娘家与命主家很近,八成是同村人,妻子是贤内助,但婚后多病,中晚年身体好,助夫有力。妻子五官端正。

      揭秘——一九**年甲辰流年,甲木妻星出现,太岁辰土冲动妻宫戌土,妻宫被冲动,太岁辰土又与命局二卯木财星相害,刑冲含害均为引动,卯木为妻,妻星妻宫同动,妻星又出现,故命主当年结婚。甲辰流年,岁君甲木与子女宫已土合,太岁辰土与子女宫卯木害,合害为引动,子女宫被引动,故当年得子女。是得子还是得女,因日子庚金为阳,流年甲辰也为阳,故当年得男孩(得子)。命局中二卯木均为正财妻星,时支卯木与日支合,卯木妻星由远合近,故妻子娘家与命主很近,都是同村人。卯木妻星能制土,有利,故妻子为贤内助。年支卯木妻星空亡,空亡则无力,年柱代表早年,故妻子婚后多病。时柱代表中晚年,时支卯木妻星不空,有力,故妻中晚年身体好,助夫有力。命局二卯木为妻星,卯为桃花,日支妻宫戌土,土代表妻子长相丑陋,而桃花卯木又代表妻美,似乎矛盾。细看,时支卯木桃花与日支戌合,卯木合入了妻宫,故应断妻子五官端正。

 (6)命主早年贫困多病,中青年身体好,晚年经济状况好些,但又多病,一生节俭,但难大富。命主腿脚不好。) }' @( @- j  u, s/ k* h- u1 Z" m

        揭秘——年干已土为忌,年支卯木为喜,但又逢空,有财变无财,年柱代表早年和父母家庭,故家庭出身贫困。四柱土旺,年柱已卯又为纳音城头土,土太旺为病土主脾胃,故早年常犯胃病。月日柱代表中青年,纳音分别为涧下水和钗剑金,金和水均可泄艳旺土,故中青年时期命主身体好。时支卯木财星不空,有力时柱代表中晚年,故中晚年,经济状况好些。时柱已卯纳音为城头土,土又旺极,故中晚年胃病加重。八字中只有正财无偏才,正财主靠辛勤劳动得财,正财财少偏才才多,故命主一生难大富。命局财星不透干,故一生节俭。凡时柱为已卯者,腿脚多有毛病(时柱代表腿脚)。, F, i4 L. `, q) B7 _

        (7)命主子少女多,子女孝顺,老大(儿子)在外地,八成寄养在兄长家中,老大职业以做生意为主,兼及易经占卜。) t% ?1 ^4 x! c7 H4 X2 `

        揭秘——命局有正官无偏官,正官为女,偏官为子,故命主子少女多。时柱为子女宫,日柱为命主,日时柱天干相生(已土生庚金),地支相合(卯戌合)故子女孝顺。月干丁火正官为子女星,年月柱为大,说明命主的老大,寄养在兄长家中(月柱为兄弟宫)。肝丁火自坐丑土,丑为丁火的财库(金库)。故老大职业为经商。时柱子女宫为卯木,为四正星,与易学有缘,故老木在经商的同时还兼及易经占卜。* j: `1 B: D' j3 `: e6 X

        (8)今年(一九五五年)考高中,榜上有名,升学无望。: y2 m. F! X: y. D

        揭秘——一九五五年乙未流年,岁君给木加力,太岁给土加力,形成木土交战,使土欠旺,故不利。太岁未土又与命局地支二卯半三合,卯木减力,无力克旺土,太岁又与命局构成丑未戌三刑,土逾刑愈旺,不利。由于流年纳音为沙中金,金可需日主,不至土多金埋,故命主不是病灾,只是办事不顺。此年命主逢三台,八座吉神,皆主科甲有喜,主金榜题名,然太岁辛未土(科甲星)与命局相刑,古云:“吉神逢刑冲,好事一场空”,故榜上有名,升学无望。) L, Y# ?2 \4 Y- D! ^6 X+ s

  (9)明年  一九五六年有参军从武之象,若参军,多为陆军,若参加工作,多为公检法部门,时间在农历正月,地点在命主的西方。       

     揭秘——一九五六年丙申流年,岁君丙火为日主的七杀,太岁申金为日主的禄根,日主有了旺根,就需要丙火七杀,七杀由忌变喜,不再代表小人,病伤灾,而代表武职和名气。太岁申金为驿马星,主变动,驿马申金为喜,故命主有好的变动,当年命主光荣参军入伍。正月为寅月,月令寅与申金驿马星冲,故正月到了部队。命局土旺,西方金旺,土金两旺为陆军。: e8 ^0 f! f. Z* Z

   (10)一九五九年又有变动,应该是由武转文,吃笔墨饭。

      揭秘——一九五九年已亥流年,太岁亥水又为驿马星(寅申已亥均为驿马星),故此年又有变动,太岁亥与命局卯构成亥卯半三合财局,因合而解空亡,固合而增强了财星的力量,岁君巳土为正印,印星主文,故命主当年由西北部队退伍到西安西北工业大学任校刊编辑,成为国家干部,且工资较高。7 @) }1 [! O4 V: U

   (11)一九六二年又逢驿马星,又有变动,但此年不吉。

     揭秘——一九六二年壬寅流年,岁君壬水合克月干丁火,丁火为官职名誉,丁火正官受伤,不利官禄。太岁寅木又是日主的绝地,对命主也不利。此年又犯天官符凶煞。主官灾横祸,还犯亡神煞,“亡神入命祸非轻”,故当年工作不顺,常遇小人,加之国运正值三年自然灾害困难时期,命主又冒犯了领导,被迫“向应号召,回乡支农”。/ f, q4 W6 @0 A7 W- r

    (12)一九六三年会固男女之事,被小人诬告陷害。

        揭秘——一九六三年登卯流年,岁君癸水冲克月干丁火,“伤官见官,为祸百端”,故此年有灾祸,太岁卯木为挑花,为男女之事,故小人借男女之事伤害日主。

    (13)一九六八年不顺,易在“笔墨”上遭小人陷害打击。

     揭秘——一九六八年戊申流年,太岁申金为日主的禄根主吉。但岁君戊土为忌,流年纳音又是大驿土,土的力量大大增强,不利。岁君戊土为印,印主文,说明命主当年文上有灾,太岁申金又是灾煞星,故命主当年在**中因写大字报而遭一伙坏人的无情批斗。

(14)一九七五年犯桃花,有家庭风波" I, N( U# y; T% n4 D2 V$ P

    揭秘——一九七五年乙卯流年,流年与日柱天合地合,为鸳鸯合,流年干支均为财星,为女人,故命主当年有异性追求,一度影响夫妻感情。

(15)一九七九年办事不顺,功名无成。

       揭秘——一九七九年已未流年,干支均为土,不利。太岁未土虽为三台,八座吉星,主科甲之喜,但太岁未土与命局构成丑未戌三刑,科甲星受伤,故功名无成。当年学校领导推荐命主参加县上招收公办教师的考试,结果参加资格被他人取代,未能进行考场。一九七九年为什么比一九五五年更惨?因为一九五五年乙未流年,岁君为喜,而一九七九年岁君已土为忌,故考高中进了考场,考教师连考场都进不了。! A! H0 h8 Z; f9 b1 H5 e( @2 {

  (16)一九八O年大吉之年,名利亨通,心想事成。

       揭秘——一九八O年庚申流年,流年干支均为此肩希身,大吉。流年纳音又是石榴木可制土吉上加吉。岁君庚金为天月二法贵人吉星照命,此年既有官贵提拔,又有朋友、同事(比肩)帮忙。该年在县委书记指名推荐,和全县文学界朋友的强烈呼吁下,顺利走进了考场,并以全县总分第一的成绩,录取为公办教师,并调入县文教局相关。当年,其文学作品获四川少优秀文艺作品奖,并加入四川省作家协会。( ^7 U0 `& q( n8 {" u' }

 (17)一九八七年大吉大利,喜上加喜。* ~/ y1 t$ y) Q4 a5 u; F

        揭秘——一九八七年丁卯流年,流年干支均为喜,大吉。太岁卯木出现,使年柱空亡之卯木得以填实,卯为吉星,大吉。太岁卯木又与时支卯木值临(伏吟),卯为财为妻,时柱又为子女宫,故引动了妻星和子女宫,岁君丁火与月干丁火值临,丁火官星为子女星太岁卯木又与日支妻宫合(卯戌合)故引动了子女星和妻宫,这样,子女星和子女宫同动,妻宫和妻星同动,故当年命主因文学创作,成绩显著,符合文化科技人员家属子女户口农转非的政策。全家户口农转非,此消息上了省市报刊。该年命主的一篇小说又茯全国小说大寒一等奖,年底,绵阳市文联又召开了“仇甫全小说研讨会。”并加入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成为省内小有名气的作家。

(18)一九九O年吉凶参半,有官当,也有官灾,文上有喜也有忧。均有小人陷害。" u' @* C. c" r

        揭秘——一九九O年庚午流年,岁君庚金帮身为吉,岁君又逢壬月二法贵人吉星,太岁午火又为正官,主名气,故此年有贵人提拨,又有名气,正官主文,当年文上有喜。故命主当年被提拔为县报编辑部主编,先后又出版了小说集两部。但太岁午火与月支丑土害,也生了忌神丑土,并引动了丑中癸水伤官,伤官为小人,小人四处告状,诬告命主,说命主的小说是讽刺社会主义的毒草,从而被免职,小说集也被封存。

(19)一九九五年好事连连,名利亨通,占卜出名。$ _+ `6 x! o# o$ \2 v' [6 d

        揭秘——一九九五年乙亥流年,流年干支均吉,岁君乙木可制土,生火,乙木财星又与日主相合,为“财来合我”有财运,丁火正官得生,官主名气,故名利亨通。太岁亥水与命局二卯半之合,卯木增力,制土有力,大吉。命局有戌,太岁为亥,戌亥为天门,此年出现的好事与易经占卜有关联。该年为新加坡、日本、加拿大、美国等外国友人批命,对方反映奇准,港澳台的求测者称命主为“神算”。当年被河南的文化中心授予高级预测师、高级风水师,又被中国河洛易经学院评为易学教授。当年还被当选为四川省易学研究会理事,绵阳市周易研究会会长。多次应邀到省内外作易经学术报告。

(20)一九九八年也会因占卜出名。3 g$ s# b' y0 }% b/ p3 Q) s

        揭秘——一九九八年戊寅流年,流年纳音为土,似乎不利,岁君戊土似乎也不利,但戊土自坐寅木为截脚,故戊土无妨。太岁寅木与命局二卯半三会,财星力量大大加强,制土有力。太岁寅木又与月支丑土暗合,寅中甲木合克了丑中已土,有利。寅中甲木又泄了丑中癸水,有利。此年又逢太极贵人,逢太极,则与易学有缘。会因易经预测一举成名。当年7月,应中国等大企业,中国最大彩电基地老总之邀,为企业新建楼房调理了风水,并为该企业老板测了命运,反映“奇准”,并将预测结果发表于邵伟华易学公司主办的《周易与应用》1998年10月上,时历8年,对该企业未来的预测一一应验。当年,又应省、部级领导之邀,为高官预测和调理风水,反映都极准。

(21)一九九九年,二000年有修房理屋之事。一九九九年占卜得名。

  揭秘——一九九九年已卯流年,岁君已土为忌,但自坐太岁卯木为截脚,已土无妨。卯木财星为吉,已土为印,主文书、房屋、车辆等。故此年有花钱修房理屋之事。实际该年命主会在单位集资建房,命主购买一套商品住房。2000年庚辰流年,岁君庚金帮身为吉:庚为比肩,主花费,太岁展土为印,印又主房屋,即该年交清了房款,喜迁新居。该年太岁卯木为将星主禄上有喜,卯又为四正星,主与易学有缘。当年被国际周易应用研究院和海口桥路公司免费授予高级预测师职称(相当于教授级)。- d. |5 Z5 K  t! D3 x

  (22)二OO五年胃病加重,又破财。二OO六年病重,有血光之灾,虽有九死一生之危,但能闯过。( H6 r8 h* t/ v- _! `8 n

    揭秘——二OO五年乙酉流年,岁君乙木为喜,但坐太岁酉金截脚,故喜而不喜。太岁酉金冲克命局二卯本,卯木财星受伤,无力制土,土旺无制,故此年胃病加重。二OO六年丙戌流年,流年纳音屋上土,土页旺,太岁戌土与日支值临,与月支刑,均使土增力,太岁戌土又与卯木合,卯木被合,无力克土,导致土多金埋,土主胃病,加之岁君丙火再来克日主庚金,庚金本来弱,再遇七杀克,丙火七杀主凶,主血光,病伤。故命主经检查为胃癌,做了切除手术。由于命主采取了有力的化解措施,手术十分成功,至今已一年,身体一切正常。二OO五年乙酉流年,太岁酉为日主的羊刃,乙木在羊刃头财,故破财。

       ……(以后的吉凶预测留待验证,故从略)                              一九五五年笔者释的这首位师父(盲师),与五六十年代释的其他几位师父比较,不同之处是其他师父是用八字和流年。而这首位师父除了八字流年为主外,还以纳音神煞为辅参断。进入七十年代,笔者又释了三位盲师,他们当中有一位用流年和纳音断,另一位只用神煞断,还有一位将大运,小运、流年、纳音、神煞、命宫、胎元统统用上。三位盲师父断命方法不同,而准确率都很高。有人问:“神煞共有一二百个,在同一命局中,既有吉神,又有凶煞(如既有升官,得财的吉神,又有官灾,破财的凶煞,而且在同一年中出现)到底以吉神为准,还是以凶煞为准,如此等等问题,如何解灾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笔者先后师从五位盲师,学习批命,这五位盲师被当地群众称为铁口直断的“神仙”,真可谓“百不失一二”,作为学徒的笔者受益匪浅。笔者通过半个世纪的批命实践,深感盲师的批命神奇又灵验。笔者在此公开一些盲师断命秘诀,供广大易学爱好者参政借鉴。

笔者拜的几位盲师在批命中,几乎都不排大运,流年用的也不多,更不用什么神煞,胎元,命宫之类,命主的八字在脑海中一闪现,便开口批断起来。下举师父批女命一例:% X4 [+ u1 b& N

女命:一九OO年农历正月初十未时出生

八字:庚子    戊寅    癸丑    已未% d! i+ }7 r- J8 \0 J* H, G

批断:

①你娘家爷爷那一辈是财主,你父亲是败家子,父辈家中贫穷。

②你命中有一儿一女,儿子有本事,女儿难养,八成已死去。$ b$ W) {2 _3 P5 N9 r3 O' r

③你共有三姐妹,你是老二,你下面一个妹儿死掉。你无哥也无弟。4 {+ H) s1 p9 n6 b

④你头一个丈夫已死去,后来对你也不好,常打你骂你,也管不久,八成你已逃出虎口,已回娘家过日子。你是克夫之命,三婚难到头。最后还是一个人过日子。' j& A  {+ P1 Z  j( {; r; d. {

⑤你和娘家母亲关系好,母亲虽在经济上帮不了你多少,但生活上关心、疼爱你。娘家父亲也关心你,但不及母亲。8 t- o% D- G) k0 K

⑥你八成是个文盲,斗大的字难认半升,因病停学就来再读了。' p: J. ^$ \& e

⑦你十九岁那年和十七岁那年,受过伤,解放那年(一九四九年)和明年(一九五八年)都会受伤的。年底必须来解明年的伤病灾。4 x5 L* }+ u8 {8 F2 \6 q  G2 q

(8)你五官端正,常有男人纠缠你,男人不会给你带来好处,只会增加烦恼和精神压力。不结婚,你日子还会好过得多。

揭秘:2 E8 |9 y9 r) ]9 d. V, H

①年柱代表祖父祖母,年柱为喜用,故爷爷那一辈富有,月程代表父母宫,为忌神,说明父母辈贫穷。父母贫穷,往往父亲是败家之人。3 F4 b5 _" i' d' U% F& o3 H, b

②月令寅中甲木伤官为儿,甲木值月令旺地,又是寅中本气,故男孩(儿子)有能力。时支未中乙木食神为女儿,在未中为余气,未土又是木之墓地,故女儿难养。

③八字中有三比肩,无劫才,故有姐妹三胎,无哥弟。月柱又为兄妹宫,月干带官杀,(戊)是兄妹的克星,再则日柱地支为弟妹,日支癸水妹妹受丑中本气已土克,故下有一妹夭折。

④八字年月柱为先,为前,日、时柱为后,月干戊土正官为日主丈夫,自坐寅木截脚,说明丈夫能力有限,月令寅,中茂有戊土官星,为寅中余气,受寅中本气甲木克,故断正官(丈夫)死亡。日时柱七杀三重,八字身弱,官杀为忌,三重七杀紧邻日主,对日主造成威胁和压力,日时支丑未刑冲,冲动夫宫和丑夫星,夫星为忌,夫宫又受冲,是婚不稳,夫妻分离之象,丑未刑,指口舌,土旺水受克,故丈夫打骂日主。断命主已回娘家过日子,已逃出虎口(丈夫家),是因为八字打骂日主癸水紧邻日支丑土,月时干戊已土重重官杀围克,难以生存,又因日支丑中辛金偏印为喜用,女命偏印为母,关心日主,故回娘家。- s  s% z% P' v( l7 y: k- j2 Q

⑤八字身弱,印为用,故母女关系好。财星为忌,本应为父女关系差,但财星本气在八字中未现,应断父女关系好。(忌神未现反主好),但月令寅中丙火财星为中气,故断父女关系一般。1 P4 U% D8 k0 l( O

⑥断日主是父盲,是因印星为喜用。(印主文),惜在年干,距日主远生日主力弱。断因病停学不再念书,是因为月干戊土官杀,阻隔了年干正印,八字身弱,官杀为忌,官多为杀,故月干戊土为七杀,七杀代表伤病灾,故因伤病灾而不再上学。为何不断命主是半文盲,或有文化,文化较高,因为在上世纪初,属重男轻女的封建社会,一般家庭不会让女孩读多少书的,更何况日主的家庭(指父辈)很穷。& `, J5 Y( d! s& u7 W

⑦十九岁为一九一九年,流年已未,七岁那年为一九O七年丁未流年,一九四九年已丑流年,一九五八年戊戌年,均为七杀旺,丑未戌三刑之年,古书云:“君子不刑定不发,小人受刑遭鞭挞。”何时为君子,何时又为小人,盲师讲:“用神刑旺是好事,忌神刑旺是坏事。八字七杀为土,遇刑则旺。七杀为忌,刑旺寅有伤病灾。(若七杀为喜,被刑旺,反有名誉官位等)。; S4 J. N$ n2 t5 `. j' }1 ?1 O

⑧古云:“金水若相逢,必遭美丽究”,此造金水弱,怎会美?盲师对笔者讲:凡八字日主周围(指日支、月干、时干)被官杀包围者,说明追求日主的男人多,若日主貌丑,是不会被众男人追求的。故日主长相美丽。但官杀在八字中毕竟是忌神,故丈夫和其它男人不会给日主带来幸福。日主如果不结婚,没有丈夫,就减少了官杀的压力,日主自然心情好得多。+ b9 E5 b3 A( @/ M8 r2 F1 u9 ~

盲师批断此女命八字的时间正值一九五七年仲夏的一个炎热天,作为学徒的笔者,趁送命主出门的机会,问命主:“大婶,我师父给你算得准不准?”大婶边擦泪痕,边连连点头:“一句不差,一句不差,跟亲眼见到的一样,活神仙啊!”( B3 ]0 N$ O% B/ d, J

送走求测人,笔者又向盲师请教:“师父,古书说,杀旺身弱之命,为伤残,夭折之命,您为啥只断“伤残”而不断‘夭折’呢?”  p' M. _6 R. Y, t2 L

师父揭秘:“这个女命的八字虽官杀重重,围克日主,看似凶极,但官杀不当令,春月(室月)之木旺,春月之土虚,故官杀土虽四个,占了一半,但因“虚”而不会旺极。再则“日主癸水自坐丑土,丑中有癸水中气根,且丑中已土虽为本气,但为湿土,克水力弱,况且年支子水又;有与日支相合之意,子丑合土,但化不了土,(因寅木值月令),子水合丑土,只会增强日支丑中癸水之力。就是流年再逢土(如未年、丑年、戌年)刑冲,也难刑冲掉丑中中气癸水,故只断伤残而不断夭折。”

  笔者又问:“师父,您断这位大婶明年有伤灾,大概在几月份?”

    师父答:“八成在农历六月份,也就是已未月。要是今年年底来解了灾。明年(戊戌年)就不会有大的伤灾了,最多只是擦破皮,皮肉之轻伤罢了……”9 Z9 O5 _4 H* q

当年年底,大婶没有来找师父解灾,尽管笔者托人带了几次口信,要求大婶来,但直到第二年——一九五八年的六月底,均不见大婶及其家人的面。直到农历七月初,大婶的儿子登门求测,并对师父讲:“您老真是神仙啊,我妈真的在上个月受了重伤,骨折,医生说今后只有柱拐杖走路了……唉,只怪我们去年没有来解灾……”说到这里只听师父插了一句:“是上个月——六月十八受的伤,出的事吧?”求测人回忆了一下,连忙点头:“对,对,正是六月十八这天出的事,那天下雨,我妈出门……”。; V, c6 n3 e" B$ h1 T2 h' R. C

送走求测人,作为关门弟子的笔者,又请教师父:“师父,六月十三是丁未日,六月初四是戊戌日,大婶为何出事不在这两日,而在六月十八壬子日呢?* l7 k" ]' M0 k5 a+ z" [3 J

师父笑笑:“你是我的关门弟子,断流日的方法,还有解灾的方法,甚至断生死,寿命的方法,今后会一一传给你的,不用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啊!”

追魂铲度是江湖盲师用来断生死吉凶的一个口诀,很有实用价值,准确度也比较高。下面鹤将这个口诀写出来,大家在实践中运用吧!

出生年干 追魂 铲度 合看

甲己 追未申 铲丑寅 怕冲杀

乙庚 追卯辰 铲酉戌 怕刃杀

丙辛 追寅丑 铲申未 怕刃杀

丁壬 追亥子 铲申未 见刃冲杀

戊癸 追酉戌 铲巳午 见刃冲杀

说明: 凡是天干为甲或己之年出生的人,行未,申大运为追魂,行丑,寅大运为铲度。在此大运中怕遇到七杀之年,易有凶灾或死亡之灾或亲友死亡。

其他年干皆如此理。这只不过个口诀,还要综合整个命局与流年大运之间的作用关系才能判断,所以此诀我一直不太重视。

今看到某位先生在他的教学班里公布此诀,我本人觉的没有什么神秘地就将此诀也公布出来,以供大家参考学习。少年行追魂铲度运多有病灾或亲人去世,只有中晚运才很危险。

如丁壬年生人,追魂在亥子女命在申未大运里,必须是流年见到七杀或羊刃。若刃逢合,七杀有食制,则一般不会死亡,若羊刃冲刑,七杀克身无印化食制,又或枭神夺食,则有死亡的可能,其他年生如仿此类推。

在追铲大运中,尤其是老年人,遇到岁运并临,天克地冲,枭神夺食,伤官见官,三刑,自刑之年则有死亡的可能,即使不死也会有死里逃生的大灾,总之要综合命局分析才能定论。

过去男看追魂,女看铲度,但在实践中发现追魂铲度都应该看才对。

乾元秘旨

 

《楚詞》言:闤則九重,孰營度之?則天有九重,古昔已言之矣。西人之言九重天也,曰:最上為宗動天,無星辰,每日帶各重天自東而西左旋一周。次曰列宿天,次曰鎮星天,次日歲星天,次曰熒惑天,次曰太陽天,次曰金星天,次曰水星天,最下曰太陰天。自恒星以下,八重天皆隨宗動天左旋,然各天皆有右旋之度,自西而東,與蟻行磨上之喻相符,由是往復循環,運行不息,以氤以氳,眾物憑生,而人於其間得氣之吉者則吉,得氣之凶者則凶,細細按之,不爽毫末。有志者所當詳察焉。正五行水生木,又生;火生土,又生計;木生火,又生羅;金生水,又生孛,羅生計,又生土;生羅,又生火;孛生,又生木。土計生金,金扶月,金水孛扶日。水剋火,又剋羅;木剋土,又剋計;金剋木,又剋;土剋水,又剋孛;計剋孛,又剋水;氣剋計,又剋土;孛剋羅,又剋火;火羅剋金,木蔽日,土計掩月。變五行水生計,又生羅;火生木,又生金;木生土,又生月;金生月,又生土;土生水,又生;計生火,又生孛;羅生孛,又生火;生羅,又生計;孛生金,又生木;月生,又生水。水剋火,又剋孛;火剋土,又剋月;木剋水,又剋;金剋,又剋水;土剋計,又剋羅;計剋木,又剋金;羅剋金,又剋木;剋孛,又剋火;孛剋月,又剋土;月剋羅,又剋計;太陽至尊獨不與。正五行之變木正旺則畏金,太旺又借金以成其器。火正旺則怯於水孛,太旺又借水孛以殺其威。土正旺則懮乎木,太旺又借木以疏其硬。金正旺則嫌於火羅,太旺又借火羅以化其頑鈍。水正旺則妨於土計,太旺又借土計以防其浸淫。且寒日偏替于金水,而素月獨隆於火羅。《摘奧經》云:「冬水輔陽,水借光溫暖,而太陽則凝寒矣,主剋父。夏水輔陽,陽借水滋潤,而水則枯涸矣,主短壽。」耶律楚材云:「如木為財而在春,春木本旺,旺而逢生,不幾生之太過乎?以富斷之則誤矣。蓋春木宜逢金,夏宜逢水,秋宜躔木,冬宜躔火,反是非天地之中和,恐不免於貧,命主等星亦如之。再以月論,春月,火羅照之不明不燥,金水扶之,有光。夏月,逢金無益,值木亦損,不惟土計是凶,即火羅亦難,惟水孛扶之,斯元精不散。秋月,獨畏土計,不妨獨行,亦喜金水以助華。至冬,失之太寒,金水孛皆忌,火羅相炤為美。」

合此二書觀之,一一皆可類推。 變五行之正五行之變,變於十干,化祿也。甲火,乙孛,丙木,丁金,戊土,己月,庚水,辛,壬計,癸羅,其中自有正理存焉。竊嘗從元星天道立極之圖及元星仰觀天文之圖而窮極之。日月麗乎天,日午月未,地勢起於北,子丑皆土;天道左旋,寅配春屬木,卯配夏屬火,辰配秋屬金,巳配冬屬水;地道右轉,亥配春屬木,戌配夏屬火,酉配秋屬金,申配冬屬水。惟子丑合而屬土,故戊歸丑,己歸子;寅亥合而屬木,故甲歸寅,乙歸亥;卯戌合而屬火,故丙歸卯,丁歸戌;辰酉合而屬金,故庚歸辰,辛歸酉;巳申合而屬水,故壬歸巳,癸歸申。寅卯辰巳皆陽位也,陽居陽位,故甲丙庚壬居之;申酉戌亥皆陰位也,陰居陰位,故癸辛丁乙居之。子之視亥戌酉申,乃自西而北,陰之極也,故己居之;丑之視寅卯辰巳,乃由北而東南,陽之始也,故戊居之。丑為土之初基,巳為土之中位,故土歸丑,計歸巳;寅乃火甫見之方,申乃火將滅之地,故火歸寅,羅歸申;卯為木之盛,酉為木之衰,故木歸卯,歸酉;辰為納水之府,亥為出水之區,故水歸辰,孛歸亥;獨金好殺,而天地好生,故藏金于戌并使無餘氣也。午為日位,日居之;未為月位,月居之。月固借日之光以為光,必對始望,日既居午,故月亦居子。此甲火,乙孛,丙木,丁金,戊土,己月,庚水,辛,壬計,癸羅之所由化也;金無餘,特耑列一宮,水木火土孛羅計,皆以遞生。至於甲與己合,月借火煖;乙與庚合,孛資水勢;丙與辛合,叨木蔭;丁與壬合,金賴計生;戊與癸合,土用羅恩;午與未合,月藉日光;蓋化祿之合,適以相成如此。子午而犯君,丑未衝而掩光,寅申而炎燥,巳亥而剋害,卯酉而侵凌,辰戌而洩漏,蓋化祿之,實以相虧如此。或又曰:己加子,子為寄宮,月方明,子宜從月;月在晦,子宜從計,二者必並推而得之,姑存其說,以俟好學者。若夫戊甲丙庚壬為五陽,五陽各與正財合,癸辛丁乙己為五陰,五陰各與正官合,是尤見合之為義大,而化祿之體精用博也。計日月羅水元星天道立極之圖木金火土計月孛計壬太陽太陰羅癸水庚元星仰觀天文之圖辛木丙金丁火甲土戊月己孛乙 右將元星天道立極之圖、元星仰觀天文之圖,依元星一書開載。日太陽者君象也,用天下之星,而不為諸星之用,無遠弗?,無幽弗燭,不分日晝夜,不分南北,其光炯然,其氣勃然。凡星居日之前後,謂之內夾;居日列之最前最後,謂之外輔,必值四餘乃止。近日之度至十五度內,謂之密;自十五度至二十度外,謂之疏;眾星密,獨一星在遠,謂之特;羅計間隔一星朝日,謂之間;二星共一度輔日,謂之疊;一二星近密,謂之聚。昔人有歌云:「疏中外輔密中密,不中密兮即中日,眾密出特特上取,特不如間陞階明,疏密只就日邊說,數者又不如一疊,疊日疊輔皆登第,經緯連處可登雲,聚處逢之魁南北,遇日須遇日度數,日度亦是度末年。」此雖耑為科第而言,然由其意推而廣之,則固一一應之如響矣。嘗見命主及吉星夾輔太陽者,不為公卿,亦作侍從臣,且行至日度,或由督撫內陞正卿,或由正卿晉爵宰輔,比比皆是。若與日氣不通,縱使吉曜有情,亦不過外任而已。更有近君之員,一交木度,其像蔽陽,非主眷稍衰,即退居林下,或由京官外放,或降罰重重。更有候選及候陞出差等,即使限度果利,必是年得太陽照臨,或流太陽釣大限之月,始能有獲。若傷煞在日前後,及與日有關會,即難宦遊,宦遊亦不能見君,見君亦不能優旨,且恐終於賈禍。若命主是金,火羅拱夾日,或火羅同緯日,係春夏生人遇日度必死。命主是火,水孛輔日,雖係春生人,遇日度亦死。餘仿此。月月到中秋則分外明。凡在上弦,以迄於望,謂之得令,有權;在下弦,則光短而力薄;在廿七至初二,畢竟無光。若與陽合,朔之前後七八度內生人,以月為命主,大率不永。倘月躔土而遇土計掩蝕,或土計躔四月度,則自其母以及其目皆主不利。五星四餘五星臣象也,一遇日即遲留伏逆,遠于日則見。譬之王者出,諸臣或趨避或俯伏;王者遠去,諸臣即呈顏色,怡怡如也。吉以此分忌喜,凶以此分喜忌。但吉星與命主在陽前,又喜其逆,逆則其氣轉親;在陽後,又忌其逆,逆則其氣轉疏,凶星反是。耶律楚材云:「難逆用伏,凶災不能解救。文伏魁逆,吉祥又難並臻。主伏不顯,倘逢難亦可斷吉。恩逆不祥,倘生主未可談凶。」誠哉是言,推此可廣驗。至與春木得時,一望亦當情適;冬火失令,已過始能神怡;亦自然之理。木吏、土戶、火禮、金兵刑、水司空,皆歷歷不爽。四餘奴象也,主旺則竊,主衰則救。奴統於主,行主度即作奴度行,必謂羅之貴、金孛之淫、土月之迍、火羅之燥,單孛為拗、單計多謀,何其妄甚!若夫木司令朝日,已為青龍扶硯,何嘗蔽陽?孛乘旺凌金,方將妾奪妻權,奚啻犯主?科名從年干取用,甲乙木、丙丁火、庚辛金、戊己土、壬癸水,敬天迎神,乘時佈用。 文星五行相濟而成。甲見羅,其色青赤;乙見計,其色碧黃;己見,其色絳青;丙見金,其色赤白;丁見火,其色紫赤;戊見金,其色黃白;庚見木,其色白青;辛見土,其色粟黃;壬見日,其色黑赤;癸見月,其色綠白;發燄呈祥。含輝吐秀,獨不以水孛為文者,其無質也。魁星陰陽和合,相生而成。甲月木受水生,乙日木生火,丙羅火生火,丁計火生土,戊火土受火生,己金土生金,庚水辛孛金生水,壬癸木水生木。借勢向榮,權抒採。獨遺土者,以土性混濁之故。三台子年辰,丑年巳,寅年午,卯年未,辰年申,巳年酉,午年戌,未年亥,申年子,酉年丑,戌年寅,亥年卯;分年挨定,尚需參詳。但大拜諸公,非三台貫命、三台貫度,即行三台度高遷,姑存之以待用。金轝轝者車也,金者貴重之義。譬諸君子居官得祿,須坐車以載之,故常居祿前二辰,如甲年祿在寅,辰為金轝之類。此煞乃祿命之旌旗、三才之節鉞。如生旺得地,婦人不富即貴,男子多得賢妻妾,子孫茂盛,或主作贅,且皇族每與此煞關通。

爵星子申年土,未亥年火,丑午年水,寅巳年木,酉戌年金,卯年,辰年孛。按之頗有驗,亦姑存之。 將星子辰申年在子,丑巳酉年在酉,寅午戌年在午,卯未亥年在卯。水金火木之年,各就帝旺之地。經云:「將星文武兩相宜,祿重權高自可知,不作宰臣清要職,便居帥府擁旌旗。」刃星刃取宰割之義。祿過則刃生,故刃居祿前一位。亦劫財為刃,以旺處即劫財。卯午酉子為甲丙戊庚壬之祿前一位,並皆劫財旺地,故謂之刃。乙祿卯,寅為祿之前位;丁己祿午,巳為祿之前位;辛祿酉,申為祿之前位;癸祿子,亥為祿之前位;亦即劫財旺地,其為刃何疑?乃乙丁己辛癸反刃於戌丑辰未,傳襲之謬,亟宜改正。得用則掌重權,失用則搆奇禍。神煞神煞甚伙,大抵皆穿鑿支離,絕無理解,故多不錄。即卦氣、斗柄、貴人、文昌、馬元、祿元、壽元、的殺、陰殺、大殺、天雄、地雌、大耗、小耗等項,似皆可解,然按之于命十不一驗,故併削之。至於催官、科甲二名尤為誕妄,既曰催官,何以甲年人官在,而催官乃在金?直傷官矣,漫云催乎?果老云:「與元祿相催剋。」夫與元祿相催,謂之催官可也,與元祿相剋亦謂之催官,何歟?用之則顧此失彼,殊為紊亂。科甲既不問其於年干何如,又不問其於官魁科文何如,而直以對宮主星當之,更屬矯誣,均不可從。萬年書曆之由來久矣,自漢至明修輯者七十餘家,創制者十有三家,其中如《太初》、《大衍》,皆稱精當,至元郭守敬《授時曆》出,而前人莫有及焉。迨西法行,而後更由疏入密,由同得異,識者遂以為觀止也。試撮其大概言之,凡造曆必造觀天之器,自古觀天者三家:周髀、宣夜、渾天。周髀、宣夜多所違失,惟渾天為得其情,郭守敬循之,更為簡儀、仰儀、懸坐、正坐諸器,乃用二線推測餘分,測景之所凡二十有七,東極高麗、西至滇池、南踰珠崖、北盡鐵勒,中法以天儀而盡地矣。西法則增置測儀六式,曰象限懸儀、平面懸儀、象限立運儀、象限坐正儀、象限大儀、三直游儀,又有子午儀、黃赤全儀、弩儀、天環、天球等器,而最巧者無如遠鏡,用之能詳日蝕分秒,能見太白上下弦,能見鎮星為撱形,能見歲星旁四小星,能見鬼宿中之積尸氣,能見天漢中之無算微星;西法更以地儀而盡天,器之疏密不同矣。中法以天為三百六十五度二十五分,度析百分,分析百秒;西法則以三百六十平剖之,度析六十分,分析六十秒。中法以一日為百刻,時各八刻,子午卯酉為九刻;西法則以齊之以九十六刻,減天之度,正日之刻,此又於疏之中寓密也。置閏之法,氣盈朔虛,此其大綱,中法二十四氣平分,每一節氣十五日二十一刻有奇,積算每年所餘十一日,三年所余三十三日,因而置潤;西法則云:冬夏不齊,冬一節氣,十四日八十四刻有奇,夏一節氣十五日七十二刻有奇。因日行距地遠近不等,冬日距地遠而行疾,夏日距地近而行遲,以此詳算置閏,氣朔分齊,無盈縮之差,其置閏視中法疏密為何如耶?歲差之法,則以日躔之所遷,驗列宿之退數。古無差法,虞喜始立其法,以五十年差一度;何承天則以百年差一度;劉焯則以七十五年差一度;一行以八十三年差一度。中法始減周歲為三百六十五度二十四分五秒,加周天為三百六十五度二十五分七十五秒,以六十七年而差一度,視前為不同矣。西法詳算列星,每年東行五十一秒,積七十年有奇而差一度,二千一百十七年有奇而差一宮,二萬五千四百一十年有奇而東旋一周,西法歲差更不同焉。里差之法,為分省節氣之刻;中法立表測景以求時刻,難為依據,即所測冬夏二至,猶未盡善;西法用八線表法,已為精細,且又有別法以相濟,人莫窺其底蘊。西法里差密乎不密,異乎不異,以交蝕言之,日月之行由南北而縱分之謂之度,由東西而橫截之謂之道,日行高而月行卑,若合朔之時,日與月同度同道,則日為月掩而日蝕;月本無光,借日之光;若對望之時,月與日對度對道,則月為日所,陽極反亢,故蝕;凡交蝕分數總由同道對道之多寡,此中法西法之同也。至西法更謂月蝕則在日月正望,而地球介乎其間,月入地影中失其所借之光而為蝕;地在天中,其體微渺,尋常不能障隔日月,惟日月同在一線,乃為地所隔而成蝕;故中法謂太陽之體本有暗虛,月值之則遙奪其光,西法則謂月蝕仍名暗虛,為地所隔則暗而虛也,是月蝕又更異矣。刻漏之制,周禮挈壺氏掌之,孔壺謂之漏,浮箭謂之刻。浮箭壺、漏水壺名異而實同,中法因之。西法又有地平晷、百游晷、通光晷、十字晷,遇陰雨則有自嗚鐘,沙漏、水漏之制。中法以水入壺而時箭浮,西法以水出壺而時牌出,壺體並不開孔,以節時分、定晨昏、考中星、撥晷景,無有差忒,刻漏視中法亦較密焉。惟曆元之準於北極,推而上之,而章、而蔀、而紀、而元,東西兩漢異而實同,中法、西法皆循之,無疏密也。至西法謂地如圓球,正居天中,日大於地,月小於地,五星大如月,尤振古所未聞。若其論恒星之南北差、赤黃道之疏密差、日與地之不同心差、七政之視差、日蝕之內三差外三差、月蝕時刻之里差以及悉月星之本次,輪調參觜之先後度,正羅計之誤,元思至理,深切著明,中法不能贊詞矣。更用以三角八線之算,揆以均數引數根數之法,天地之寒暑、日月之晦明、渾淪磅礡於太虛之表而不能出其範圍,直可上接容成之統,遠紹羲和之傳,行之萬世而可無敝,密莫密於此,異莫異於此。有志者誠取預定之萬年書,及當年之七政經緯躔度書,一一遵而行之,求其故而晰其微,庶幾精算無餘蘊矣。十二宮分度數相照隔六宮,一百八十度相。隔四宮,一百二十度三合。隔三宮,九十度二弦。隔二宮,六十度六合。 立命生時加太陽上順數至卯是。 立度從太陽所躔之度,用量天尺直數至命宮某度是,即所謂絡也,亦即對三合六合二弦之謂,特兼及三十度,一百五十度而其數益全。十二宮名目次序人以命為主,故命宮第一;財為養命之源,故次二;分我之財曰兄弟,故次三;田宅所以安命藏財而居兄弟,故次四;既有財帛兄弟田宅,而男女所以承田與財者也,故次五;奴婢所以輔男女,故次六;妻妾敵體,與命宮對,故次七;疾厄人所難免,故次八;遷移人所常有,故次九;官祿夭之所予於人,故次十;福德人之所享於天,故次十一;相貌所以成身,故次十二。自命宮而至妻宮,其敘不亂;自疾厄而至相貌,卻乃倒置,何歟?命與妻相對,相貌福德官祿出天上,故列在命前;財帛兄弟田宅隱地下,故列在命後。有相貌才見福德,有福德才居官祿,有官祿才多遷移,才遷移才招疾厄,自相貌至疾厄,皆日月之喜升而惡沉;有財帛應分兄弟,有兄弟應剖田宅,有田宅應歸男女,有男女應用奴僕,自財帛至奴僕,皆日月之右轉而分佈。此十二宮之立,而人之所以為生,盡在是矣。限年命與祿十有五,福與妻十有一,田宅子孫各四年半,而奴僕隨之,財帛兄弟各五,而相貌獨十年,疾厄遷移退以七八。其所以若此者,子午卯酉居陰陽之中位,命祿妻田為四正宮,管四十五年有奇,乃含洛書四十有五之妙也;寅申巳亥辰戌丑未八宮,當陰陽終始之地,管五十五年無奇,乃具河圖五十有五之妙也。出童限行大限童限管十五年,此其常也。不及則十歲後即出,太過則二十歲才出,總查太陽過宮之淺深,以定行限之遲早。太陽過宮三日管一年,三十日管十年,須扣算實數起;倘未滿三日,只二日零六個時,即十歲十個月行限。如七月初一生,必至十一歲六月三十滿十歲,再加十個月,行限則十二歲五月初一才起。倘將滿三十日,只缺少九個時,即十九歲零九個月行限。如六月初十生,必至二十歲六月初九滿十九歲,再加九個月,行限則二十一歲三月初十才起。定命定命專論宮,果老論度固不可以,即另立度主亦在所不必,但看度之經緯、貫串以卜休咎而已,至於身主尤屬泛泛,皆所宜削。 行限行限專論度,如寅宮有房心尾箕四度,行房以日論,行心以月論,行尾以火論,行箕以水論。若又論宮之為木,則金躔尾,顧不受火剋而反云剋木可乎?卯宮有亢氐二度,行亢以金論,行氐以土論,若又論宮之為火,則金躔氐,顧不受土生,而反云火剋可乎?命主命主總在得時得地但左右無相剋者,有相生者更優遊自如,尤須朝陽近吉,或作陽引,或作陽從,或有吉神引,或有吉神從,皆主貴顯;若凶神引從,便以禍論。如吉凶神均不引從,則專看經絡貫串等矣。倘有盤合全格而不貴者,皆由主星失之也。經經者四經,如箕參軫壁、井角斗奎、尾窒觜翼、亢牛婁鬼、氐女胃柳、房虛昴星、心危畢張,在天同為一氣,故宮神皆暗相管攝。命主在箕,吉星在箕,固是同經;命主在箕,吉星在參軫壁,亦係同經,應無不利。反是而為凶曜,害亦如之絡絡者宮度對也,即對衝三合二弦六合之謂,而兼及三十度、一百五十度,所以立度者即此道也。一氣相通最為親切,即以日月論,日晝夜行一度,月晝夜行十二三四度不等,月與日同宮同度則合朔,離日九十度則上弦,離日一百八十度則望,近日九十度又下弦,非即絡之謂歟?諸星之互相感通,何獨不然?故命主與吉凶星絡對而榮枯立判。貫貫者,他星與命度共為一經也。如命與度是火,他星即火之類。分衰旺不分同異,吉星自亨,凶星自蹇。串串者,在立命立度之度也。如命是木,他星即躔角斗奎井;度是角,他星即躔角斗奎井。有相迎無相拒,吉星自亨,凶星自蹇。 填填者四柱填實也。如四柱有子丑,吉凶星在子丑;四柱有戌亥,吉凶星在戌亥之類。

者對宮照也。即隔六宮一百八十度之謂,而正不必拘拘於一百八十度也。如立命在子,吉凶星在午之類,更須看命主與大限。 守守者守命宮也,吉凶星在命宮之謂,大限亦然

。 釣釣者三方四正釣照也。三方即隔四宮之三合,而不必拘拘於一百二十度也。如命宮在卯,吉凶星在亥未之類。四正即隔三宮之二弦,而不必拘拘於九十度也。如命宮在申,吉凶星在亥寅巳之類,更須看命主及大限。拱兩星拱命主,或在三方,或在對宮,總以無混雜為貴,日月官魁之拱尤重,命主大限皆然,然亦須辨拱星之吉凶 夾兩星夾命主,或在一宮,或在數宮,總以不混雜為貴,日月官魁之夾尤重,命主大限皆然,然亦須辨夾星之吉凶,至於日月所夾,更當推求。命主是官魁文科,日月夾最宜,以其氣聚神旺也,若係劫煞傷刃,日月夾之反為不美。倘非命主,僅屬他星,則以夾官魁文科為祥,夾劫煞傷刃為災,但必察其與命度有關會與否,如並未與命度經絡貫串,則亦不見災祥也。日月之夾雖取其不混雜,若冬生人,以水孛為官魁科名,日月夾水夾孝,或併夾火夾羅在內,則水孛方藉火羅以煖,始不寒凍,非惟不作混雜論,其精神正全在火羅;如夾水孛並無火羅,似乎不混雜,而其實反難生動矣。推之於拱亦然,夾與拱略同,而其力較大。攔截或羅計攔出一星,日月攔出一星是也。所當辨攔截之星之吉凶,並當辨吉凶星之與命度有關會與否,更取其無他星混雜。然使攔出吉凶星,兼攔出命主,則此吉凶星雖與命度絕不經絡貫串,卻以命主同攔出而有關會矣。又冬生人,攔出水孛,兼攔出火羅,似乎混雜,但水孛是官魁科名,得火羅煖之,其氣正揚;水孛是劫煞傷官,有火羅助之,其燄彌熾,未可執一而斷。天官等天官者何?天干之官也,餘俱從天干取用。如甲年生人,甲以辛為官,辛之化祿為,即天官;以庚為七煞,庚之化祿為水,水即七煞;以丁為傷官,丁之化祿為金,金即傷官;以丙為食神,丙之化祿為木,木即食神;以己為正財,己之化祿為月,月即正財;以戊為偏財,戊之化祿為土,土即偏財;以壬為偏印,壬之化祿為計,計即偏印;以癸為正印,癸之化祿為羅,羅即正印;以乙為劫財,乙之化祿為孛,孛即劫財;甲之化祿為火,火即元祿。餘仿此。天官天官固取其與命度經絡貫串矣,亦有通根而不通根者。如官躔傷官度,命亦躔傷是也;或官躔他度,正財躔命度,則又不通根而通根焉。《天官經》云:「日月扶官,才昭廊廟。官入命垣,格低還貴。天官秉令,身居九鼎。天官貫日,食祿豐隆。官命互躔,魁元早奪。官躔傷度,逢生猶榮。正財隨駕而對照兮,喬遷不次。正財當限而拱官兮,恩寵駢集。惟忌傷官作妒,更嫌七煞當前。傷官伴官兮崎嶇有阻,七煞混官兮荊棘自生。」此亦得其大概也。更不宜合化,如丙用羅官愁見月,土陰湊合不為官。餘仿此。七煞子平可去官留煞,五星則煞總不可混官,須以食神制之,遂使官清,否則陽年之煞與劫合化,陰年之煞與傷合化,亦可。《天官經》云:「劫傷見煞也相制,天官有勢。」又云:「貪合見煞也忘煞,天官亦尊。」若七煞無食神制,又無劫傷合,獨與天官經串釣,難望清貴。縱得進士亦不能館選,即使館選亦必至散去。內至京堂四品,終不能大轎;外至藩臬兩司,亦不能八座。更有公卿貴命,原盤並未官受煞混,特無食神制煞,劫傷化煞,往往從不清貴之衙門,一轉則煞之為崇大也。惟武職官員,由行五起者,煞而兼刃,或掌威權有之。至於煞兼魁兼科,又當分觀魁科之盛衰,或作清宦亦有之。正財正財乃生天官星也,亦看與命主經絡貫串何如,司令升殿或拱夾攔截合宜,不但增秩,兼能至富。總須與天官有情,或經或絡,或串或拱,或或同,攔截皆妙。但陽年不可遇元祿,陰年不可遇偏印,遇之則貪合而忘生也。偏財偏財雖能生煞,亦能生官,特陽生陰,陰生陽,其力自薄耳。倘與煞同宮同度,或獨釣,或獨,則生煞而煞彌橫;如與官同宮同度,或獨釣,或獨,則於官亦不無小補。但陽年與正印合化,懮其無以制傷官;陰年與劫財合化,喜其有以扶正財。傷官凡天官遇傷者,須見正財。若見正財,轉能生官,蓋傷生財,財生官也,故有行傷官度發者,非傷官在正財度,即正財在傷官度。傷財互躔,行傷度勝於財度。昔人有專看天官正財傷官三星者,詳其聚散,審其衰旺,知其生中有傷、傷中有生,從而斷之,無不立驗。是天官遇傷官,必須正財,若無正財,即須正印以制之,尤須陽年以偏印,陰年以七煞合化之。食神食神取其制煞,因之煞去官清,但陽年頗忌其合官,陰年亦忌其剝官。如煞在對宮,官在同宮,則只能合近地之官,剝近地之官,而不能及煞,煞仍自如,何也?對宮疏而同宮親也。正印正印乃所以制傷官也,但陽年與偏財合化,既無以制傷官,又慮天官有藉於偏財,為之阻隔;陰年與食神合化,既無以制傷官,又慮七煞待制於食神,為之消滅。 偏印偏印能制食神,使食神不能制七煞,其害最大。惟食神與天官有礙,則又賴偏印之制。陽年與傷官合化,可以助官;陰年與正財合化,適以損官。劫財此為十曜中最惡之星。陽年雖有合七煞之休,陰年實有合偏財之咎,經但耑主傷妻,自歷年試之,正不止此。與日有關,即行劫度,剋父;與月有關,即行劫度,剋母;與弟兄有關,即行劫度,剋弟兄;與子孫有關,即行劫度,剋子孫。雖不行劫度,但逢劫頂度,亦諸惡畢集,而且耗散有之、疾病有之,居官者降罰亦有之;若與妻主有關,妻主又不得氣,常常斷絃;與子星有關,子星又不得氣,每每絕嗣;與財曜有關,財曜又不得氣,屢屢空乏。僅置諸閑散之地,尚恐招殃,倘入乎攔夾之鄉,愈將肆虐,必得天官乃能制之,而天官又以制劫,力薄矣。元祿元祿即天祿也。果得時得地,與命主有情,多食天祿。惟不取其有合,陽年與正財合,無以生官,陰年與天官合,有以奪官。 恩難仇用恩難仇用,皆五行之理,但恩難較切,尚可兼觀;仇用更寬,不妨偏廢。況煞忌黨,其剛凶多驗,于刃兼之,氣盡則身盡,官竭則命竭,危亦恒不在難也;引從者吉,則外貴乎空,挈提者凶,則內喜乎善,吉凶扶陽勢,餘奴亦足敵殺,安亦恒不在恩也。官福官福皆分宮挨定,原非無理,但按之似近於泛,不如從年干上徑用天官等星,神明變化而不離乎其宗。升沉之緒已完,否泰之端自備。

財帛田宅兄弟妻子是皆在得時得地,或日月,或吉曜拱夾為妙。妻以主之強弱分其人之存亡。財帛田宅尤在與命主有情。若以日月為財者,其財非從父母來即為天下所共見之財,但必合偏正財參觀方能有準。兄弟子息故以水一、火二、木三、金四、土五為權衡矣,倘逢生則倍而增,逢剋則倍而減。如弱土寄水,未必五不變一;乾木寄火,未必三不變二;旺水寄木,未必一不變三;燥火寄土,未必二不變五。蓋亦在其位謀其政之義也。限度耶律楚材云:「一生得失,總在行度。」其詔我哉?命宮猶家,限度猶寓。試以家北而寓南者譬之。其家遭水火,其寓遭水火,一及身,一不及身,其緩急迥不侔矣。現行之度有星無星,總須察其與當生何吉星有關會,何凶星有關會。當生吉星滿用,主行此星之度之年定見榮華。當生凶神有力,主行此星之度之年立看凋落。原吉凶星頂度,又當以情之輕重分禍福之大小,其理至微,所當經究。一甲年四月生人,一壬年二月生人,同行戌宮奎木度,奎木上同坐金星。甲生人以金為傷官,遂致仕途屢跌;壬年人以金為正財,遂致官級聯陞。一辛年十一月生人,一辛年十月生人,同行丑宮斗木度,度為天官,十一月生人正財火星在斗,太陽在尾火度,與太陽通,即入翰林;十月生人正財火星在箕,太陽雖在尾,火度與太陽不通,僅中進士。甚矣,度之所繫為切且要也。度固因太歲填釣而彌動,其初入度將出度之時,尤與尋常不同。

度度之說,所謂緯剋經也。如金躔木度,木躔土度是也。倘有水火釣,可以救解,然亦難免刑耗病疾、火盜官非等事。若帶刃煞來,流年又逢度之星、殺刃之類,死更速矣耳。木躔金度,火躔水度,便是經剋緯,似乎稍輕,然有刃煞加臨者亦死。若度上刃煞俱占,不拘相生之度皆死。刃度逢煞,煞度逢刃,緯剋經固重,經剋緯亦不輕,行度至此,其害立?。如限入刃鄉,度又為煞,謂之凶會臨,出限之年亦死。至於水孛同經,行水度即危;又如限行木度,木登木殿,遇流來,太歲刃煞又至其宮亦危;若木翼火胃,不過洩氣而已,其災自減。要而論之,不問坐命何宮何度,但一歲之中只看限行至何度為率。雖係天官,既是度,亦任中聞擢而亡,或得之亦不可久。命主所泊之度尤怕破,在後破猶輕,在前破更重。行至破之度,未及所之度數猶輕,已過所之度數更重。然亦須因時度令,木宿遇金,春林愈茂;火宿逢水,夏生不畏;金值火來,秋生無礙;水宿見土,冬月反美;土歸四季,會木何懼?流年小限之謬乃俗夫所為,流年吉凶全看內會外會。流星與原守相會,謂之內會;流星自來會合,謂之外會。如火為命主,則火星流行,便是命主流行。火星流躔水度、犯原水星,即為內會;遇流水星即為外會。水又是刃煞,三方無救,多凶。若原火本被水剋,限度又是火,縱不犯原水,但遇流水,不必是刃煞亦災。如火為傷劫煞,正喜其犯原水、遇流水,喜其能制之也,故須活看。假如甲年生人,天官辛氣,躔卯宮亢度,限行至戌,壁水七煞度足以暗混天官,幸有流木到度,則丙木能制庚水,若流土到度,則戊土能生庚水。又如天官流入午傷官,丁金在戌之奎,現行奎度,奎木屬官,本是官度坐傷,又三方見流官,不吉孰甚?卻有流羅到奎,則丁金方受癸羅之制,豈能戕官?迨自奎行壁,壁乃煞度,正喜丁金之制庚水,而偏以癸羅到奎之故,使丁金無暇及煞,而煞勢猖獗,遂至奪官。此亦見移步換形,必不可膠柱而鼓瑟也。太陽君象,須用太陽,照命宮無益,照大限有濟,到大限不如在四正照,在四正不如在三方照,在三方又不如在對宮照。太歲於填釣之外,尚有逐攔二法。如限在寅,丑年可逐寅也,丑宮無星,即子年亦可逐;卯年亦可攔寅也,卯宮無星,即辰年亦可攔。形氣七政者天之有形也,形者人之所由成也;而氣即寓乎其內,形可見而氣不可見也。然可見者必有不可見者以為之宰,以故形氣交孚,天星與人命妙合,形氣自相流通,吉凶瞭如指掌。有形吉而氣凶者,有形凶而氣吉者,均不可泥形而遺氣焉。試思最近大圜者莫如恒星,次之土、次之木、次之火、次之太陽、次之金、次之水,最卑為月。以形而論,則高下之距實大懸殊,向非有氣以主之,何以各繫於天而不墜?又何以天道左旋而諸曜皆能右轉也?以是知氣雖渺冥恍惚,實則周浹旁皇。人受陰陽五行以生,亦何時何刻不與十一曜默默相融貫乎?耶律楚材云:「各星俱合格,限度無貴氣所屬,終難大伸;各星俱陷落,限度非戾氣所歸,何至大屈?即有此限度,太歲尚不釣,亦將從緩。」是誠識氣之奧窔也。善觀命者不視形而審氣,氣有清濁,則命分貴賤;氣有明暗,則命分窮達;氣有厚薄,則命分大小;氣有順逆,則命分夷險;氣有善惡,則命分賢奸;氣有促舒,則命分壽夭。若徒以形而已,則四餘攔月、五曜環陽,為格中之最巨者,豈皆人人富貴乎?試舉一二以例其餘:一康熙庚申甲申癸卯癸亥生人,月在子之虛,孛在卯之氐,在酉之胃,計在戌之室,羅在辰之翼,是四餘攔月矣,木在申之畢,火在未之井五,土在未之井十六,金在午之柳四,日在午之柳十一,水在巳之張,是五曜順生而環陽矣。木為文為煞,火為偏財,土為偏印,金為天官科名,水為魁為元祿,金水貴氣所歸,作陽引從,又遞生至金水而住,若金水作命主,豈不大顯?彼立命於戌,以火為命主,甚遠於陽,僅受文木之生又帶煞氣,故於斗木文度內鄉薦,厥後屢膺保題而不用,用亦僅以教職,譬之地脈乃過龍,非結穴也。一康熙辛卯庚子壬辰壬寅生人,月在亥之危,孛在申之昴,在申之觜,羅在丑之斗十八,計在未之井,是四餘攔月矣。土在午之柳,金在卯之氐,水在寅之尾十五,木在丑之斗三,火在丑之斗四,日在寅之尾十一,是五曜順生而環陽矣。土為正印,金為科名七煞,水為劫財,木為天官,火為正財,遞生至火而住,立命於卯,以火為命主,火獨受天官之生,而陽又在火躔,正如地脈結穴之所也。木屬銓部,行至翼火,不滿三十歲,遂作少宰。合此二命觀之,全氣之作用,而非局局於形者所能窺其萬一也。

餘論是書成而星命之理昭然可?矣,然亦有書不盡言,言不盡意之憾,所望好學深思者辟彼邪說,循此正規,引而伸之,觸類而長之。蓋入微之旨,可以意會不可以言傳。若必欲一一遍及焉,雖累牘盈編,豈有竟乎?黃赤俱差,甚至前後易次;觜宿距星,漢測距參二度,唐測一度,宋祟寧測半度,元郭守敬測五分,明測之不啻無分,且侵入參宿二十四分。故舊法先觜後參,今不得不先參後觜也。羅喉計都生於日月交行,謂之天首天尾,中法以天首屬羅,天尾屬計;西法改而易之,遂以羅為尾,計為首,爰自利瑪竇等入中土,與明宰輔徐光啟等所裁定,後有作者皆莫之及,應不可輕議紛更。恒星之行即古歲差之度,古謂恒星千古不移,而黃度之節氣每歲西退。西法則謂黃道終古不動,而恒星每歲東行。由今考之,恒星實有動移,其說不謬,故各宮皆有歧度,如角十歧辰卯,房初歧卯寅之類,數十年後歧者便當盡移,須逐年挨查,一以欽天監七政經緯躔度書為準,不可草率遷就。太陽每日皆從子正起,如初一註女二,初二註虛四,初一子時在女二,丑時即在女三,寅時即在女四,挨查至亥時當在虛三,則初二子時便在虛四矣,一日之行常不止十二度,再分派於各時可也。每度六十分,日與木如同在卯宮氐十,孰先孰後,必須辨明。日每日行六十分,木或六日行六十分。生人在午時,日已及三十五分,木自前二日至後三日才行盡氐十,則本日午時只及二十五分有奇,是日前而木後也。有另立異說者,如一命三月初一卯時生,命在戌躔奎,其奎環轉流行於卯,是奎在戌乃其空名,奎在卯正其實跡,安用此宮度為?不知奎既流卯,而亥子丑等十一宮,未嘗不從流卯之戌上循次排列也,其理仍不外此,又何必立異而鳴高乎?

釣之間正須詳看。如甲生人,天官辛在卯亢,正財己月在酉婁五,天官雖躔傷,卻與正財同經,傷方生財,生官;七煞庚水在酉婁三,雖旁正財卻躔傷而稍受制,限行至婁十二、十一、十、九、八、七、六、五等度,正財對生官,官場極順,及行過婁五,遂在正財之後,與七煞密邇,而正財且生煞,宜乎順中稍逆。一星常有數用。即以日論,日君象亦父象,立命於午即命主,立命於子即妻主,立命於戌即男女主,立命於申即兄弟主。或化文、或化魁化刃,每有行一度而吉凶參半者,亦宜此不宜彼,宜彼不宜此之故,且吉中或微帶危機,凶中或偶挾貴氣,即一用之中亦有不同,所當細為查參。分金度,先天五行,皆節外生枝,在所宜闢。天盤地盤、竹籮三限等,固屬謬說,即華羅五星,出自周述學,亦牽合無理,均宜廓清。 西法推算自謂獨開生面,但其所言,如某星在某方喜殺人生人,某星在某方好戲好色,何粗鄙乃爾!嘗取《天步真原》一書試之,從不一驗,亦宜屏棄。《果老星宗》《琴堂指金》《神道大編》《望斗仙經》《星學綱目》《星學源流》《曆府大成》《星學大成》等書所載正五行甚詳,但僅合此理十之一。 《耶律神數》《元星樞要》《原星出入》《天官經》等書皆命理正宗,集中已將精華採取,不復全錄。歲在鶉火而武王克商,歲在實沉而晉文得位,淫於伭枵而裨?知楚子之將死,星見大火而梓慎知宋之將災;他若五星聚東井而漢王入,關慧掃之而符秦滅,四星聚牛女而晉元王,吳景星見箕尾而慕容垂復燕。分野之說原非無稽,但事關軍國之大如可取證,若止一人一身,在心尾則以為宜遷宋燕,在虛危則以為宜遷齊衛,又何以為終身不去其鄉,及數十年仕在一方者解也?子平原有至理,但前六十年某月某日某時出一大貴人,後六十年仍有此八字,其人卻與前迥異,及查閱五星,果宜高下懸絕,則子平似稍遜五星一籌。子平為體,五星為用,體同而用異,此前後六十年,八字相同而五星各異也。然體用一理,終不可詳用而略體。格局皆形也,宜參形中之氣。如四餘在西北,五星同日在東南,太陰入西北,即四餘欄月,五曜環陽;太陰入東南,即四餘包七政,文東武西每每至兩三月皆如此,其賤作奴隸者亦多矣!乃一見便以為大格局,即許以宜尊顯,何愚昧至此?何為七曜?相照之光,多少不同,日前後光十五度,月一十二度,土木火各九度,金水各七度。假令火追逐土相離七度,則二星沾光,呼為相會。若星光度數均者相會,則各星度數減半同沾光。若星光度數多少不同者,初會時度數多者先沾光,少者光未沾及;少者度數相及,則二星同沾光,為正會。凡二星同度為相會,但遇一分為相離,雖相離力尚在,為二星後光未盡也。若二星相會後相離一分或二分,卻再有一星在後追及,星雖未到,光已相沾,即與後星又為初會。此論經度則然,若在緯度、或黃道南、或黃道北,更重。如二星緯度同,經度亦同,則下星能掩卻上星,故相會為尤緊。且此二星相會後,一星前去追及一星,即將先會星光移向後相會之星,假令二星東出度數與對黃道的赤道度數相同,如亥宮二十五度與戌宮五度同,或二星在兩處,日長短同,如一星在申宮二十五度,一星在未宮五度,亦呼為相遇。又如火星在戌宮,木星在巳宮,金星在申宮,金離火追及木,卻將火之光移向木星,似火與木亦為相遇,謂金先與火六合照後與木相弦照也。又火星在戌宮,木星在巳宮,土星在申宮,土與火六合照,與木相弦照,土將木火二星光聚於一處,亦為相遇。若一星在本宮,又在分定數上與一星或三合、或六合、或對、二弦相照,主星即受相照之星之榮落。

何謂政餘類聚?乃水與孛、木與、火與羅、土與計,一類分聚也。若金星居中,貴氣所屬,以之作命主,金無餘氣,理應位冠群僚。如水土木火作命主,非貴氣所屬,又不近陽,亦尋常人耳。貴氣所屬,又能近陽,終嫌其為餘星分竊,僅列卿貳而已。五列形也,而氣存焉。三四五星同坐一宮,疏密勻停,謂之坐列。三四宮上,疏密勻停,謂之排列,宜命主居中及高地,猶四五人同坐,居中者尊也。疏密不勻,謂之行列,行列宜命主居前,猶四五同行,居前者尊,居後者卑也,居最後而有計羅攔轉則非後也,乃前也,又上尊也,儼然旌旗導引,士卒擁衛之象。命主獨居一宮,兩傍有官魁夾,官魁有日月夾,日月又有四餘包裹,謂之主列,自是左右並輔,文武環護之象,或待漏於端門,或拜拱天門皆妙。太陽同三政一餘在一連四宮,太陰同三餘一政在一連四宮,獨空中四宮,惟命主居之,謂之中列,自是超群出眾,獨立寡儔之象。命主朝君,命餘覲後,此為陰陽和會,大都貴顯。 或十一曜拱命垣、或計羅攔截、或空四正、或空三方、或空對兩宮、或空子午丑未、或空卯酉辰戌、或居三隔三、或守一空一,皆貴氣所屬,亦宜留意。或七政歸垣,或七政陞殿,或五星齊與日有關照,或五星齊與月有關照,亦屬罕覯,均宜細審。 有謂木氣之入子丑,金之入寅亥,水孛之入卯戌,火羅之入辰酉,土計之入巳申,木氣之入午,土計之入未,所主者之宮究竟受傷,此亦宜泛泛參觀,兼當揆時度勢,不可執泥。立命於子,木獨守命;立命於寅,金獨守命,現在皆作卿貳矣,必欲一一執泥焉,庸有當乎?

童限或十歲出,或二十歲出。其在童限中,即將所立之度逐年挨查。如度是木,木原與日通,童限中即剋父。度是土,土原與月通,童限中即剋母。度是吉氣所鍾,童限中即發;度是凶氣所會,童限中即亡。女命與男命略同,所異者命主之外,尤以夫星子星為重。從夫子星之生剋制化及經絡貫串攔拱夾上,細細推求其貧富貴賤,亦相應如響。 雙生之別,命主太旺幼者勝,命主太弱長者勝;命主不旺不弱,長幼略同。又長主正,幼主餘,政餘恒不類,則長幼亦多異。大吉大凶之命一望而知,易於推算;若中立之輩,只可斷其大概。必謂當為某等人,不作某等業,豈未知士農之子長為士農,工商之子長為工商乎?一日不過十二時,所產何止數萬人?雖五方風土不齊,要亦大率相類也。大富大貴之命往往不重生,而貧賤者恒層見疊出,何歟?蓋天地之精華獨蘊釀於此日之一時,譬之祥麟彩鳳原不多見,若泛泛化生於陰陽五行,不啻吠犬嗚雞,何地無之?限度雖極危,其氣未盡,即不死;限度雖尚穩,其氣已盡,即必死。大貴之人常在極吉之度死者,何也?其氣盡也,且當受身後之榮也。若至凶度而死,必罹禍患矣,非其命所應有也。命只合得一科第,弱冠得之,其氣已盡,即死。命必至一二品,雖六七十歲外,其氣未盡,必候到此地位才死。 有兩人之命,皆宜位至二品。一人於三二十歲時,猝於數年間超擢至二品,其氣已盡,即死。一人歷久不陞,即陞亦循序漸進,遷延至六七十歲得之,其氣不盡,總不死。有中年忽然折挫者,如氣正未盡,可決其復起;如其氣或已盡,即判以終身。 死生本有定數,而非所論於自取。嘗讀孔子之言而爽然矣,曰:「寢處不時,飲食不節,勞佚過度者,疾共殺之;居下位而好干上,嗜欲無厭,求索不止者,刑共殺之;少以犯眾,弱以侮強,忿不量力,兵共殺之。」此三死者非其命也,人自取之。《乾元秘書》內載七曜性情吉凶及所屬陰陽、所屬晝夜,皆於命理無關,故不錄。 《元星變化》云命之主星最嫌洩氣。洩氣之輕,多招災禍;洩氣之重,不免死亡。此說似乎太拘,終於不採。《元星變化》云如甲與己合,看合何星,若官祿則得祿,疾厄則多疾。合著恩星,自為有用;合著難星,不無受制。此說亦微有驗,姑以存參。 魁、科、文三星其用不同。《天官經》云:「魁官穿度,早步青雲;魁度逢官,陛廷司諫;官魁拱命,驄馬乘風」是魁主風審無疑,推而廣之,內至兵刑都察院等官,外至督撫按察司等官,皆作魁論。文不獨科第然也,總裁、主試、房考、學差,內而司成等,外而教職等,皆以文論。倘不得氣,又微與命主有關,雖老於諸生,亦應有文名科名。升殿朝陽,兼日月拱夾,可以問鼎。天一生水,水作科名更妙。有謂科名與陽隔一度,中第一;隔二度,中第二;隔三度,中第三;隔三度外,尚與日同度,亦可館選。又有謂魁守命坐度,與所立之度數相隔一二三,即以此定廷試之名次。二說皆驗,當參觀而得之。有壬年人行柳土煞度館選者,查文、日、科、水皆在女躔,則柳度正收科文陽君貴氣,不要概論煞也。又有壬年人行女土煞度館選者,查科水在女躔,日月夾之,則女度正收科名貴氣,又科名頂度,不可概論煞也。有庚年人行奎木煞度居大位掌重權者,查原木與照已經合化,天官金與太陽俱在斗躔,則奎木乃天官與太陽貴氣所通故也。有辛年人行婁金煞度館選者,查金即科名,木在陽躔,則即以科名近陽也。總之七煞止忌其混官,既不混官,則另視其氣之所併而已。蓋即一星常在數用,一用亦有不同之理,特因煞而詳載之。七年每月行二十一分零,兩個月零二十四日行一度。一年,該四度十七分有奇。二年,該八度三十四分有奇。三年,該十二度五十一分有奇。四年,該十七度八分有奇。五年,該二十一度二十五分有奇。六年,該二十五度四十二分有奇。七年,合計三十度。八年每月行十九分,缺三個月零六日行一度。一年,該三度四十五分。二年,該七度三十分。三年,該十一度十五分。四年,該十五度。五年,該十八度四十五分。六年,該二十二度三十分。七年,該二十六度十五分。八年,合計三十度。十一年每月行十三分零,四個月零十二日行一度。一年,該二度四十三分有奇。二年,該五度二十七分有奇。三年,該八度十分有奇。四年,該十度五十四分有奇。五年,該十三度三十八分有奇。六年,該十六度二十一分有奇。七年,該十九度五分有奇。八年,該二十一度四十九分有奇。九年,該二十四度三十二分有奇。十年,該二十七度一十六分有奇。十一年,合計三十度。某宮行幾年,惟七年、八年、十一年尤須逐年扣清,特另開於右。

乾元秘旨

 

《楚词》言:阛则九重,孰营度之?则天有九重,古昔已言之矣。西人之言九重天也,曰:最上为宗动天,无星辰,每日带各重天自东而西左旋一周。次曰列宿天,次曰镇星天,次日岁星天,次曰荧惑天,次曰太阳天,次曰金星天,次曰水星天,最下曰太阴天。自恒星以下,八重天皆随宗动天左旋,然各天皆有右旋之度,自西而东,与蚁行磨上之喻相符,由是往复循环,运行不息,以氤以氲,众物凭生,而人于其间得气之吉者则吉,得气之凶者则凶,细细按之,不爽毫末。有志者所当详察焉。正五行水生木,又生;火生土,又生计;木生火,又生罗;金生水,又生孛,罗生计,又生土;生罗,又生火;孛生,又生木。土计生金,金扶月,金水孛扶日。水克火,又克罗;木克土,又克计;金克木,又克;土克水,又克孛;计克孛,又克水;气克计,又克土;孛克罗,又克火;火罗克金,木蔽日,土计掩月。变五行水生计,又生罗;火生木,又生金;木生土,又生月;金生月,又生土;土生水,又生;计生火,又生孛;罗生孛,又生火;生罗,又生计;孛生金,又生木;月生,又生水。水克火,又克孛;火克土,又克月;木克水,又克;金克,又克水;土克计,又克罗;计克木,又克金;罗克金,又克木;克孛,又克火;孛克月,又克土;月克罗,又克计;太阳至尊独不与。正五行之变木正旺则畏金,太旺又借金以成其器。火正旺则怯于水孛,太旺又借水孛以杀其威。土正旺则懮乎木,太旺又借木以疏其硬。金正旺则嫌于火罗,太旺又借火罗以化其顽钝。水正旺则妨于土计,太旺又借土计以防其浸淫。且寒日偏替于金水,而素月独隆于火罗。《摘奥经》云:「冬水辅阳,水借光温暖,而太阳则凝寒矣,主克父。夏水辅阳,阳借水滋润,而水则枯涸矣,主短寿。」耶律楚材云:「如木为财而在春,春木本旺,旺而逢生,不几生之太过乎?以富断之则误矣。盖春木宜逢金,夏宜逢水,秋宜躔木,冬宜躔火,反是非天地之中和,恐不免于贫,命主等星亦如之。再以月论,春月,火罗照之不明不燥,金水扶之,有光。夏月,逢金无益,值木亦损,不惟土计是凶,即火罗亦难,惟水孛扶之,斯元精不散。秋月,独畏土计,不妨独行,亦喜金水以助华。至冬,失之太寒,金水孛皆忌,火罗相照为美。」

合此二书观之,一一皆可类推。 变五行之正五行之变,变于十干,化禄也。甲火,乙孛,丙木,丁金,戊土,己月,庚水,辛,壬计,癸罗,其中自有正理存焉。窃尝从元星天道立极之图及元星仰观天文之图而穷极之。日月丽乎天,日午月未,地势起于北,子丑皆土;天道左旋,寅配春属木,卯配夏属火,辰配秋属金,巳配冬属水;地道右转,亥配春属木,戌配夏属火,酉配秋属金,申配冬属水。惟子丑合而属土,故戊归丑,己归子;寅亥合而属木,故甲归寅,乙归亥;卯戌合而属火,故丙归卯,丁归戌;辰酉合而属金,故庚归辰,辛归酉;巳申合而属水,故壬归巳,癸归申。寅卯辰巳皆阳位也,阳居阳位,故甲丙庚壬居之;申酉戌亥皆阴位也,阴居阴位,故癸辛丁乙居之。子之视亥戌酉申,乃自西而北,阴之极也,故己居之;丑之视寅卯辰巳,乃由北而东南,阳之始也,故戊居之。丑为土之初基,巳为土之中位,故土归丑,计归巳;寅乃火甫见之方,申乃火将灭之地,故火归寅,罗归申;卯为木之盛,酉为木之衰,故木归卯,归酉;辰为纳水之府,亥为出水之区,故水归辰,孛归亥;独金好杀,而天地好生,故藏金于戌并使无余气也。午为日位,日居之;未为月位,月居之。月固借日之光以为光,必对始望,日既居午,故月亦居子。此甲火,乙孛,丙木,丁金,戊土,己月,庚水,辛,壬计,癸罗之所由化也;金无余,特端列一宫,水木火土孛罗计,皆以递生。至于甲与己合,月借火暖;乙与庚合,孛资水势;丙与辛合,叨木荫;丁与壬合,金赖计生;戊与癸合,土用罗恩;午与未合,月藉日光;盖化禄之合,适以相成如此。子午而犯君,丑未冲而掩光,寅申而炎燥,巳亥而克害,卯酉而侵凌,辰戌而泄漏,盖化禄之,实以相亏如此。或又曰:己加子,子为寄宫,月方明,子宜从月;月在晦,子宜从计,二者必并推而得之,姑存其说,以俟好学者。若夫戊甲丙庚壬为五阳,五阳各与正财合,癸辛丁乙己为五阴,五阴各与正官合,是尤见合之为义大,而化禄之体精用博也。计日月罗水元星天道立极之图木金火土计月孛计壬太阳太阴罗癸水庚元星仰观天文之图辛木丙金丁火甲土戊月己孛乙右将元星天道立极之图、元星仰观天文之图,依元星一书开载。日太阳者君象也,用天下之星,而不为诸星之用,无远弗?,无幽弗烛,不分日昼夜,不分南北,其光炯然,其气勃然。凡星居日之前后,谓之内夹;居日列之最前最后,谓之外辅,必值四余乃止。近日之度至十五度内,谓之密;自十五度至二十度外,谓之疏;众星密,独一星在远,谓之特;罗计间隔一星朝日,谓之间;二星共一度辅日,谓之迭;一二星近密,谓之聚。昔人有歌云:「疏中外辅密中密,不中密兮即中日,众密出特特上取,特不如间升阶明,疏密只就日边说,数者又不如一迭,迭日迭辅皆登第,经纬连处可登云,聚处逢之魁南北,遇日须遇日度数,日度亦是度末年。」此虽端为科第而言,然由其意推而广之,则固一一应之如响矣。尝见命主及吉星夹辅太阳者,不为公卿,亦作侍从臣,且行至日度,或由督抚内升正卿,或由正卿晋爵宰辅,比比皆是。若与日气不通,纵使吉曜有情,亦不过外任而已。更有近君之员,一交木度,其像蔽阳,非主眷稍衰,即退居林下,或由京官外放,或降罚重重。更有候选及候升出差等,即使限度果利,必是年得太阳照临,或流太阳钓大限之月,始能有获。若伤煞在日前后,及与日有关会,即难宦游,宦游亦不能见君,见君亦不能优旨,且恐终于贾祸。若命主是金,火罗拱夹日,或火罗同纬日,系春夏生人遇日度必死。命主是火,水孛辅日,虽系春生人,遇日度亦死。余仿此。月月到中秋则分外明。凡在上弦,以迄于望,谓之得令,有权;在下弦,则光短而力薄;在廿七至初二,毕竟无光。若与阳合,朔之前后七八度内生人,以月为命主,大率不永。倘月躔土而遇土计掩蚀,或土计躔四月度,则自其母以及其目皆主不利。五星四余五星臣象也,一遇日即迟留伏逆,远于日则见。譬之王者出,诸臣或趋避或俯伏;王者远去,诸臣即呈颜色,怡怡如也。吉以此分忌喜,凶以此分喜忌。但吉星与命主在阳前,又喜其逆,逆则其气转亲;在阳后,又忌其逆,逆则其气转疏,凶星反是。耶律楚材云:「难逆用伏,凶灾不能解救。文伏魁逆,吉祥又难并臻。主伏不显,倘逢难亦可断吉。恩逆不祥,倘生主未可谈凶。」诚哉是言,推此可广验。至与春木得时,一望亦当情适;冬火失令,已过始能神怡;亦自然之理。木吏、土户、火礼、金兵刑、水司空,皆历历不爽。四余奴象也,主旺则窃,主衰则救。奴统于主,行主度即作奴度行,必谓罗之贵、金孛之淫、土月之迍、火罗之燥,单孛为拗、单计多谋,何其妄甚!若夫木司令朝日,已为青龙扶砚,何尝蔽阳?孛乘旺凌金,方将妾夺妻权,奚啻犯主?科名从年干取用,甲乙木、丙丁火、庚辛金、戊己土、壬癸水,敬天迎神,乘时布用。文星五行相济而成。甲见罗,其色青赤;乙见计,其色碧黄;己见,其色绛青;丙见金,其色赤白;丁见火,其色紫赤;戊见金,其色黄白;庚见木,其色白青;辛见土,其色粟黄;壬见日,其色黑赤;癸见月,其色绿白;发焰呈祥。含辉吐秀,独不以水孛为文者,其无质也。魁星阴阳和合,相生而成。甲月木受水生,乙日木生火,丙罗火生火,丁计火生土,戊火土受火生,己金土生金,庚水辛孛金生水,壬癸木水生木。借势向荣,权抒采。独遗土者,以土性混浊之故。三台子年辰,丑年巳,寅年午,卯年未,辰年申,巳年酉,午年戌,未年亥,申年子,酉年丑,戌年寅,亥年卯;分年挨定,尚需参详。但大拜诸公,非三台贯命、三台贯度,即行三台度高迁,姑存之以待用。金轝轝者车也,金者贵重之义。譬诸君子居官得禄,须坐车以载之,故常居禄前二辰,如甲年禄在寅,辰为金轝之类。此煞乃禄命之旌旗、三才之节钺。如生旺得地,妇人不富即贵,男子多得贤妻妾,子孙茂盛,或主作赘,且皇族每与此煞关通。

爵星子申年土,未亥年火,丑午年水,寅巳年木,酉戌年金,卯年,辰年孛。按之颇有验,亦姑存之。 将星子辰申年在子,丑巳酉年在酉,寅午戌年在午,卯未亥年在卯。水金火木之年,各就帝旺之地。经云:「将星文武两相宜,禄重权高自可知,不作宰臣清要职,便居帅府拥旌旗。」刃星刃取宰割之义。禄过则刃生,故刃居禄前一位。亦劫财为刃,以旺处即劫财。卯午酉子为甲丙戊庚壬之禄前一位,并皆劫财旺地,故谓之刃。乙禄卯,寅为禄之前位;丁己禄午,巳为禄之前位;辛禄酉,申为禄之前位;癸禄子,亥为禄之前位;亦即劫财旺地,其为刃何疑?乃乙丁己辛癸反刃于戌丑辰未,传袭之谬,亟宜改正。得用则掌重权,失用则构奇祸。神煞神煞甚伙,大抵皆穿凿支离,绝无理解,故多不录。即卦气、斗柄、贵人、文昌、马元、禄元、寿元、的杀、阴杀、大杀、天雄、地雌、大耗、小耗等项,似皆可解,然按之于命十不一验,故并削之。至于催官、科甲二名尤为诞妄,既曰催官,何以甲年人官在,而催官乃在金?直伤官矣,漫云催乎?果老云:「与元禄相催克。」夫与元禄相催,谓之催官可也,与元禄相克亦谓之催官,何欤?用之则顾此失彼,殊为紊乱。科甲既不问其于年干何如,又不问其于官魁科文何如,而直以对宫主星当之,更属矫诬,均不可从。万年书历之由来久矣,自汉至明修辑者七十余家,创制者十有三家,其中如《太初》、《大衍》,皆称精当,至元郭守敬《授时历》出,而前人莫有及焉。迨西法行,而后更由疏入密,由同得异,识者遂以为观止也。试撮其大概言之,凡造历必造观天之器,自古观天者三家:周髀、宣夜、浑天。周髀、宣夜多所违失,惟浑天为得其情,郭守敬循之,更为简仪、仰仪、悬坐、正坐诸器,乃用二线推测余分,测景之所凡二十有七,东极高丽、西至滇池、南踰珠崖、北尽铁勒,中法以天仪而尽地矣。西法则增置测仪六式,曰象限悬仪、平面悬仪、象限立运仪、象限坐正仪、象限大仪、三直游仪,又有子午仪、黄赤全仪、弩仪、天环、天球等器,而最巧者无如远镜,用之能详日蚀分秒,能见太白上下弦,能见镇星为撱形,能见岁星旁四小星,能见鬼宿中之积尸气,能见天汉中之无算微星;西法更以地仪而尽天,器之疏密不同矣。中法以天为三百六十五度二十五分,度析百分,分析百秒;西法则以三百六十平剖之,度析六十分,分析六十秒。中法以一日为百刻,时各八刻,子午卯酉为九刻;西法则以齐之以九十六刻,减天之度,正日之刻,此又于疏之中寓密也。置闰之法,气盈朔虚,此其大纲,中法二十四气平分,每一节气十五日二十一刻有奇,积算每年所余十一日,三年所余三十三日,因而置润;西法则云:冬夏不齐,冬一节气,十四日八十四刻有奇,夏一节气十五日七十二刻有奇。因日行距地远近不等,冬日距地远而行疾,夏日距地近而行迟,以此详算置闰,气朔分齐,无盈缩之差,其置闰视中法疏密为何如耶?岁差之法,则以日躔之所迁,验列宿之退数。古无差法,虞喜始立其法,以五十年差一度;何承天则以百年差一度;刘焯则以七十五年差一度;一行以八十三年差一度。中法始减周岁为三百六十五度二十四分五秒,加周天为三百六十五度二十五分七十五秒,以六十七年而差一度,视前为不同矣。西法详算列星,每年东行五十一秒,积七十年有奇而差一度,二千一百十七年有奇而差一宫,二万五千四百一十年有奇而东旋一周,西法岁差更不同焉。里差之法,为分省节气之刻;中法立表测景以求时刻,难为依据,即所测冬夏二至,犹未尽善;西法用八线表法,已为精细,且又有别法以相济,人莫窥其底蕴。西法里差密乎不密,异乎不异,以交蚀言之,日月之行由南北而纵分之谓之度,由东西而横截之谓之道,日行高而月行卑,若合朔之时,日与月同度同道,则日为月掩而日蚀;月本无光,借日之光;若对望之时,月与日对度对道,则月为日所,阳极反亢,故蚀;凡交蚀分数总由同道对道之多寡,此中法西法之同也。至西法更谓月蚀则在日月正望,而地球介乎其间,月入地影中失其所借之光而为蚀;地在天中,其体微渺,寻常不能障隔日月,惟日月同在一线,乃为地所隔而成蚀;故中法谓太阳之体本有暗虚,月值之则遥夺其光,西法则谓月蚀仍名暗虚,为地所隔则暗而虚也,是月蚀又更异矣。刻漏之制,周礼挈壶氏掌之,孔壶谓之漏,浮箭谓之刻。浮箭壶、漏水壶名异而实同,中法因之。西法又有地平晷、百游晷、通光晷、十字晷,遇阴雨则有自呜钟,沙漏、水漏之制。中法以水入壶而时箭浮,西法以水出壶而时牌出,壶体并不开孔,以节时分、定晨昏、考中星、拨晷景,无有差忒,刻漏视中法亦较密焉。惟历元之准于北极,推而上之,而章、而蔀、而纪、而元,东西两汉异而实同,中法、西法皆循之,无疏密也。至西法谓地如圆球,正居天中,日大于地,月小于地,五星大如月,尤振古所未闻。若其论恒星之南北差、赤黄道之疏密差、日与地之不同心差、七政之视差、日蚀之内三差外三差、月蚀时刻之里差以及悉月星之本次,轮调参觜之先后度,正罗计之误,元思至理,深切着明,中法不能赞词矣。更用以三角八线之算,揆以均数自变量根数之法,天地之寒暑、日月之晦明、浑沦磅礡于太虚之表而不能出其范围,直可上接容成之统,远绍羲和之传,行之万世而可无敝,密莫密于此,异莫异于此。有志者诚取预定之万年书,及当年之七政经纬躔度书,一一遵而行之,求其故而晰其微,庶几精算无余蕴矣。十二宫分度数相照隔六宫,一百八十度相。隔四宫,一百二十度三合。隔三宫,九十度二弦。隔二宫,六十度六合。立命生时加太阳上顺数至卯是。 立度从太阳所躔之度,用量天尺直数至命宫某度是,即所谓络也,亦即对三合六合二弦之谓,特兼及三十度,一百五十度而其数益全。十二宫名目次序人以命为主,故命宫第一;财为养命之源,故次二;分我之财曰兄弟,故次三;田宅所以安命藏财而居兄弟,故次四;既有财帛兄弟田宅,而男女所以承田与财者也,故次五;奴婢所以辅男女,故次六;妻妾敌体,与命宫对,故次七;疾厄人所难免,故次八;迁移人所常有,故次九;官禄夭之所予于人,故次十;福德人之所享于天,故次十一;相貌所以成身,故次十二。自命宫而至妻宫,其叙不乱;自疾厄而至相貌,却乃倒置,何欤?命与妻相对,相貌福德官禄出天上,故列在命前;财帛兄弟田宅隐地下,故列在命后。有相貌才见福德,有福德才居官禄,有官禄才多迁移,才迁移才招疾厄,自相貌至疾厄,皆日月之喜升而恶沉;有财帛应分兄弟,有兄弟应剖田宅,有田宅应归男女,有男女应用奴仆,自财帛至奴仆,皆日月之右转而分布。此十二宫之立,而人之所以为生,尽在是矣。限年命与禄十有五,福与妻十有一,田宅子孙各四年半,而奴仆随之,财帛兄弟各五,而相貌独十年,疾厄迁移退以七八。其所以若此者,子午卯酉居阴阳之中位,命禄妻田为四正宫,管四十五年有奇,乃含洛书四十有五之妙也;寅申巳亥辰戌丑未八宫,当阴阳终始之地,管五十五年无奇,乃具河图五十有五之妙也。出童限行大限童限管十五年,此其常也。不及则十岁后即出,太过则二十岁才出,总查太阳过宫之浅深,以定行限之迟早。太阳过宫三日管一年,三十日管十年,须扣算实数起;倘未满三日,只二日零六个时,即十岁十个月行限。如七月初一生,必至十一岁六月三十满十岁,再加十个月,行限则十二岁五月初一才起。倘将满三十日,只缺少九个时,即十九岁零九个月行限。如六月初十生,必至二十岁六月初九满十九岁,再加九个月,行限则二十一岁三月初十才起。定命定命专论宫,果老论度固不可以,即另立度主亦在所不必,但看度之经纬、贯串以卜休咎而已,至于身主尤属泛泛,皆所宜削。行限行限专论度,如寅宫有房心尾箕四度,行房以日论,行心以月论,行尾以火论,行箕以水论。若又论宫之为木,则金躔尾,顾不受火克而反云克木可乎?卯宫有亢氐二度,行亢以金论,行氐以土论,若又论宫之为火,则金躔氐,顾不受土生,而反云火克可乎?命主命主总在得时得地但左右无相克者,有相生者更优游自如,尤须朝阳近吉,或作阳引,或作阳从,或有吉神引,或有吉神从,皆主贵显;若凶神引从,便以祸论。如吉凶神均不引从,则专看经络贯串等矣。倘有盘合全格而不贵者,皆由主星失之也。经经者四经,如箕参轸壁、井角斗奎、尾窒觜翼、亢牛娄鬼、氐女胃柳、房虚昴星、心危毕张,在天同为一气,故宫神皆暗相管摄。命主在箕,吉星在箕,固是同经;命主在箕,吉星在参轸壁,亦系同经,应无不利。反是而为凶曜,害亦如之络络者宫度对也,即对冲三合二弦六合之谓,而兼及三十度、一百五十度,所以立度者即此道也。一气相通最为亲切,即以日月论,日昼夜行一度,月昼夜行十二三四度不等,月与日同宫同度则合朔,离日九十度则上弦,离日一百八十度则望,近日九十度又下弦,非即络之谓欤?诸星之互相感通,何独不然?故命主与吉凶星络对而荣枯立判。贯贯者,他星与命度共为一经也。如命与度是火,他星即火之类。分衰旺不分同异,吉星自亨,凶星自蹇。串串者,在立命立度之度也。如命是木,他星即躔角斗奎井;度是角,他星即躔角斗奎井。有相迎无相拒,吉星自亨,凶星自蹇。填填者四柱填实也。如四柱有子丑,吉凶星在子丑;四柱有戌亥,吉凶星在戌亥之类。

者对宫照也。即隔六宫一百八十度之谓,而正不必拘拘于一百八十度也。如立命在子,吉凶星在午之类,更须看命主与大限。守守者守命宫也,吉凶星在命宫之谓,大限亦然

。 钓钓者三方四正钓照也。三方即隔四宫之三合,而不必拘拘于一百二十度也。如命宫在卯,吉凶星在亥未之类。四正即隔三宫之二弦,而不必拘拘于九十度也。如命宫在申,吉凶星在亥寅巳之类,更须看命主及大限。拱两星拱命主,或在三方,或在对宫,总以无混杂为贵,日月官魁之拱尤重,命主大限皆然,然亦须辨拱星之吉凶夹两星夹命主,或在一宫,或在数宫,总以不混杂为贵,日月官魁之夹尤重,命主大限皆然,然亦须辨夹星之吉凶,至于日月所夹,更当推求。命主是官魁文科,日月夹最宜,以其气聚神旺也,若系劫煞伤刃,日月夹之反为不美。倘非命主,仅属他星,则以夹官魁文科为祥,夹劫煞伤刃为灾,但必察其与命度有关会与否,如并未与命度经络贯串,则亦不见灾祥也。日月之夹虽取其不混杂,若冬生人,以水孛为官魁科名,日月夹水夹孝,或并夹火夹罗在内,则水孛方藉火罗以暖,始不寒冻,非惟不作混杂论,其精神正全在火罗;如夹水孛并无火罗,似乎不混杂,而其实反难生动矣。推之于拱亦然,夹与拱略同,而其力较大。拦截或罗计拦出一星,日月拦出一星是也。所当辨拦截之星之吉凶,并当辨吉凶星之与命度有关会与否,更取其无他星混杂。然使拦出吉凶星,兼拦出命主,则此吉凶星虽与命度绝不经络贯串,却以命主同拦出而有关会矣。又冬生人,拦出水孛,兼拦出火罗,似乎混杂,但水孛是官魁科名,得火罗暖之,其气正扬;水孛是劫煞伤官,有火罗助之,其焰弥炽,未可执一而断。天官等天官者何?天干之官也,余俱从天干取用。如甲年生人,甲以辛为官,辛之化禄为,即天官;以庚为七煞,庚之化禄为水,水即七煞;以丁为伤官,丁之化禄为金,金即伤官;以丙为食神,丙之化禄为木,木即食神;以己为正财,己之化禄为月,月即正财;以戊为偏财,戊之化禄为土,土即偏财;以壬为偏印,壬之化禄为计,计即偏印;以癸为正印,癸之化禄为罗,罗即正印;以乙为劫财,乙之化禄为孛,孛即劫财;甲之化禄为火,火即元禄。余仿此。天官天官固取其与命度经络贯串矣,亦有通根而不通根者。如官躔伤官度,命亦躔伤是也;或官躔他度,正财躔命度,则又不通根而通根焉。《天官经》云:「日月扶官,才昭廊庙。官入命垣,格低还贵。天官秉令,身居九鼎。天官贯日,食禄丰隆。官命互躔,魁元早夺。官躔伤度,逢生犹荣。正财随驾而对照兮,乔迁不次。正财当限而拱官兮,恩宠骈集。惟忌伤官作妒,更嫌七煞当前。伤官伴官兮崎岖有阻,七煞混官兮荆棘自生。」此亦得其大概也。更不宜合化,如丙用罗官愁见月,土阴凑合不为官。余仿此。七煞子平可去官留煞,五星则煞总不可混官,须以食神制之,遂使官清,否则阳年之煞与劫合化,阴年之煞与伤合化,亦可。《天官经》云:「劫伤见煞也相制,天官有势。」又云:「贪合见煞也忘煞,天官亦尊。」若七煞无食神制,又无劫伤合,独与天官经串钓,难望清贵。纵得进士亦不能馆选,即使馆选亦必至散去。内至京堂四品,终不能大轿;外至藩臬两司,亦不能八座。更有公卿贵命,原盘并未官受煞混,特无食神制煞,劫伤化煞,往往从不清贵之衙门,一转则煞之为崇大也。惟武职官员,由行五起者,煞而兼刃,或掌威权有之。至于煞兼魁兼科,又当分观魁科之盛衰,或作清宦亦有之。正财正财乃生天官星也,亦看与命主经络贯串何如,司令升殿或拱夹拦截合宜,不但增秩,兼能至富。总须与天官有情,或经或络,或串或拱,或或同,拦截皆妙。但阳年不可遇元禄,阴年不可遇偏印,遇之则贪合而忘生也。偏财偏财虽能生煞,亦能生官,特阳生阴,阴生阳,其力自薄耳。倘与煞同宫同度,或独钓,或独,则生煞而煞弥横;如与官同宫同度,或独钓,或独,则于官亦不无小补。但阳年与正印合化,懮其无以制伤官;阴年与劫财合化,喜其有以扶正财。伤官凡天官遇伤者,须见正财。若见正财,转能生官,盖伤生财,财生官也,故有行伤官度发者,非伤官在正财度,即正财在伤官度。伤财互躔,行伤度胜于财度。昔人有专看天官正财伤官三星者,详其聚散,审其衰旺,知其生中有伤、伤中有生,从而断之,无不立验。是天官遇伤官,必须正财,若无正财,即须正印以制之,尤须阳年以偏印,阴年以七煞合化之。食神食神取其制煞,因之煞去官清,但阳年颇忌其合官,阴年亦忌其剥官。如煞在对宫,官在同宫,则只能合近地之官,剥近地之官,而不能及煞,煞仍自如,何也?对宫疏而同宫亲也。正印正印乃所以制伤官也,但阳年与偏财合化,既无以制伤官,又虑天官有藉于偏财,为之阻隔;阴年与食神合化,既无以制伤官,又虑七煞待制于食神,为之消灭。偏印偏印能制食神,使食神不能制七煞,其害最大。惟食神与天官有碍,则又赖偏印之制。阳年与伤官合化,可以助官;阴年与正财合化,适以损官。劫财此为十曜中最恶之星。阳年虽有合七煞之休,阴年实有合偏财之咎,经但端主伤妻,自历年试之,正不止此。与日有关,即行劫度,克父;与月有关,即行劫度,克母;与弟兄有关,即行劫度,克弟兄;与子孙有关,即行劫度,克子孙。虽不行劫度,但逢劫顶度,亦诸恶毕集,而且耗散有之、疾病有之,居官者降罚亦有之;若与妻主有关,妻主又不得气,常常断弦;与子星有关,子星又不得气,每每绝嗣;与财曜有关,财曜又不得气,屡屡空乏。仅置诸闲散之地,尚恐招殃,倘入乎拦夹之乡,愈将肆虐,必得天官乃能制之,而天官又以制劫,力薄矣。元禄元禄即天禄也。果得时得地,与命主有情,多食天禄。惟不取其有合,阳年与正财合,无以生官,阴年与天官合,有以夺官。恩难仇用恩难仇用,皆五行之理,但恩难较切,尚可兼观;仇用更宽,不妨偏废。况煞忌党,其刚凶多验,于刃兼之,气尽则身尽,官竭则命竭,危亦恒不在难也;引从者吉,则外贵乎空,挈提者凶,则内喜乎善,吉凶扶阳势,余奴亦足敌杀,安亦恒不在恩也。官福官福皆分宫挨定,原非无理,但按之似近于泛,不如从年干上径用天官等星,神明变化而不离乎其宗。升沉之绪已完,否泰之端自备。

财帛田宅兄弟妻子是皆在得时得地,或日月,或吉曜拱夹为妙。妻以主之强弱分其人之存亡。财帛田宅尤在与命主有情。若以日月为财者,其财非从父母来即为天下所共见之财,但必合偏正财参观方能有准。兄弟子息故以水一、火二、木三、金四、土五为权衡矣,倘逢生则倍而增,逢克则倍而减。如弱土寄水,未必五不变一;干木寄火,未必三不变二;旺水寄木,未必一不变三;燥火寄土,未必二不变五。盖亦在其位谋其政之义也。限度耶律楚材云:「一生得失,总在行度。」其诏我哉?命宫犹家,限度犹寓。试以家北而寓南者譬之。其家遭水火,其寓遭水火,一及身,一不及身,其缓急迥不侔矣。现行之度有星无星,总须察其与当生何吉星有关会,何凶星有关会。当生吉星满用,主行此星之度之年定见荣华。当生凶神有力,主行此星之度之年立看凋落。原吉凶星顶度,又当以情之轻重分祸福之大小,其理至微,所当经究。一甲年四月生人,一壬年二月生人,同行戌宫奎木度,奎木上同坐金星。甲生人以金为伤官,遂致仕途屡跌;壬年人以金为正财,遂致官级联升。一辛年十一月生人,一辛年十月生人,同行丑宫斗木度,度为天官,十一月生人正财火星在斗,太阳在尾火度,与太阳通,即入翰林;十月生人正财火星在箕,太阳虽在尾,火度与太阳不通,仅中进士。甚矣,度之所系为切且要也。度固因太岁填钓而弥动,其初入度将出度之时,尤与寻常不同。

度度之说,所谓纬克经也。如金躔木度,木躔土度是也。倘有水火钓,可以救解,然亦难免刑耗病疾、火盗官非等事。若带刃煞来,流年又逢度之星、杀刃之类,死更速矣耳。木躔金度,火躔水度,便是经克纬,似乎稍轻,然有刃煞加临者亦死。若度上刃煞俱占,不拘相生之度皆死。刃度逢煞,煞度逢刃,纬克经固重,经克纬亦不轻,行度至此,其害立?。如限入刃乡,度又为煞,谓之凶会临,出限之年亦死。至于水孛同经,行水度即危;又如限行木度,木登木殿,遇流来,太岁刃煞又至其宫亦危;若木翼火胃,不过泄气而已,其灾自减。要而论之,不问坐命何宫何度,但一岁之中只看限行至何度为率。虽系天官,既是度,亦任中闻擢而亡,或得之亦不可久。命主所泊之度尤怕破,在后破犹轻,在前破更重。行至破之度,未及所之度数犹轻,已过所之度数更重。然亦须因时度令,木宿遇金,春林愈茂;火宿逢水,夏生不畏;金值火来,秋生无碍;水宿见土,冬月反美;土归四季,会木何惧?流年小限之谬乃俗夫所为,流年吉凶全看内会外会。流星与原守相会,谓之内会;流星自来会合,谓之外会。如火为命主,则火星流行,便是命主流行。火星流躔水度、犯原水星,即为内会;遇流水星即为外会。水又是刃煞,三方无救,多凶。若原火本被水克,限度又是火,纵不犯原水,但遇流水,不必是刃煞亦灾。如火为伤劫煞,正喜其犯原水、遇流水,喜其能制之也,故须活看。假如甲年生人,天官辛气,躔卯宫亢度,限行至戌,壁水七煞度足以暗混天官,幸有流木到度,则丙木能制庚水,若流土到度,则戊土能生庚水。又如天官流入午伤官,丁金在戌之奎,现行奎度,奎木属官,本是官度坐伤,又三方见流官,不吉孰甚?却有流罗到奎,则丁金方受癸罗之制,岂能戕官?迨自奎行壁,壁乃煞度,正喜丁金之制庚水,而偏以癸罗到奎之故,使丁金无暇及煞,而煞势猖獗,遂至夺官。此亦见移步换形,必不可胶柱而鼓瑟也。太阳君象,须用太阳,照命宫无益,照大限有济,到大限不如在四正照,在四正不如在三方照,在三方又不如在对宫照。太岁于填钓之外,尚有逐拦二法。如限在寅,丑年可逐寅也,丑宫无星,即子年亦可逐;卯年亦可拦寅也,卯宫无星,即辰年亦可拦。形气七政者天之有形也,形者人之所由成也;而气即寓乎其内,形可见而气不可见也。然可见者必有不可见者以为之宰,以故形气交孚,天星与人命妙合,形气自相流通,吉凶了如指掌。有形吉而气凶者,有形凶而气吉者,均不可泥形而遗气焉。试思最近大圜者莫如恒星,次之土、次之木、次之火、次之太阳、次之金、次之水,最卑为月。以形而论,则高下之距实大悬殊,向非有气以主之,何以各系于天而不坠?又何以天道左旋而诸曜皆能右转也?以是知气虽渺冥恍惚,实则周浃旁皇。人受阴阳五行以生,亦何时何刻不与十一曜默默相融贯乎?耶律楚材云:「各星俱合格,限度无贵气所属,终难大伸;各星俱陷落,限度非戾气所归,何至大屈?即有此限度,太岁尚不钓,亦将从缓。」是诚识气之奥窔也。善观命者不视形而审气,气有清浊,则命分贵贱;气有明暗,则命分穷达;气有厚薄,则命分大小;气有顺逆,则命分夷险;气有善恶,则命分贤奸;气有促舒,则命分寿夭。若徒以形而已,则四余拦月、五曜环阳,为格中之最巨者,岂皆人人富贵乎?试举一二以例其余:一康熙庚申甲申癸卯癸亥生人,月在子之虚,孛在卯之氐,在酉之胃,计在戌之室,罗在辰之翼,是四余拦月矣,木在申之毕,火在未之井五,土在未之井十六,金在午之柳四,日在午之柳十一,水在巳之张,是五曜顺生而环阳矣。木为文为煞,火为偏财,土为偏印,金为天官科名,水为魁为元禄,金水贵气所归,作阳引从,又递生至金水而住,若金水作命主,岂不大显?彼立命于戌,以火为命主,甚远于阳,仅受文木之生又带煞气,故于斗木文度内乡荐,厥后屡膺保题而不用,用亦仅以教职,譬之地脉乃过龙,非结穴也。一康熙辛卯庚子壬辰壬寅生人,月在亥之危,孛在申之昴,在申之觜,罗在丑之斗十八,计在未之井,是四余拦月矣。土在午之柳,金在卯之氐,水在寅之尾十五,木在丑之斗三,火在丑之斗四,日在寅之尾十一,是五曜顺生而环阳矣。土为正印,金为科名七煞,水为劫财,木为天官,火为正财,递生至火而住,立命于卯,以火为命主,火独受天官之生,而阳又在火躔,正如地脉结穴之所也。木属铨部,行至翼火,不满三十岁,遂作少宰。合此二命观之,全气之作用,而非局局于形者所能窥其万一也。

余论是书成而星命之理昭然可?矣,然亦有书不尽言,言不尽意之憾,所望好学深思者辟彼邪说,循此正规,引而伸之,触类而长之。盖入微之旨,可以意会不可以言传。若必欲一一遍及焉,虽累牍盈编,岂有竟乎?黄赤俱差,甚至前后易次;觜宿距星,汉测距参二度,唐测一度,宋祟宁测半度,元郭守敬测五分,明测之不啻无分,且侵入参宿二十四分。故旧法先觜后参,今不得不先参后觜也。罗喉计都生于日月交行,谓之天首天尾,中法以天首属罗,天尾属计;西法改而易之,遂以罗为尾,计为首,爰自利玛窦等入中土,与明宰辅徐光启等所裁定,后有作者皆莫之及,应不可轻议纷更。恒星之行即古岁差之度,古谓恒星千古不移,而黄度之节气每岁西退。西法则谓黄道终古不动,而恒星每岁东行。由今考之,恒星实有动移,其说不谬,故各宫皆有歧度,如角十歧辰卯,房初歧卯寅之类,数十年后歧者便当尽移,须逐年挨查,一以钦天监七政经纬躔度书为准,不可草率迁就。太阳每日皆从子正起,如初一注女二,初二注虚四,初一子时在女二,丑时即在女三,寅时即在女四,挨查至亥时当在虚三,则初二子时便在虚四矣,一日之行常不止十二度,再分派于各时可也。每度六十分,日与木如同在卯宫氐十,孰先孰后,必须辨明。日每日行六十分,木或六日行六十分。生人在午时,日已及三十五分,木自前二日至后三日才行尽氐十,则本日午时只及二十五分有奇,是日前而木后也。有另立异说者,如一命三月初一卯时生,命在戌躔奎,其奎环转流行于卯,是奎在戌乃其空名,奎在卯正其实迹,安用此宫度为?不知奎既流卯,而亥子丑等十一宫,未尝不从流卯之戌上循次排列也,其理仍不外此,又何必立异而鸣高乎?

钓之间正须详看。如甲生人,天官辛在卯亢,正财己月在酉娄五,天官虽躔伤,却与正财同经,伤方生财,生官;七煞庚水在酉娄三,虽旁正财却躔伤而稍受制,限行至娄十二、十一、十、九、八、七、六、五等度,正财对生官,官场极顺,及行过娄五,遂在正财之后,与七煞密迩,而正财且生煞,宜乎顺中稍逆。一星常有数用。即以日论,日君象亦父象,立命于午即命主,立命于子即妻主,立命于戌即男女主,立命于申即兄弟主。或化文、或化魁化刃,每有行一度而吉凶参半者,亦宜此不宜彼,宜彼不宜此之故,且吉中或微带危机,凶中或偶挟贵气,即一用之中亦有不同,所当细为查参。分金度,先天五行,皆节外生枝,在所宜辟。天盘地盘、竹箩三限等,固属谬说,即华罗五星,出自周述学,亦牵合无理,均宜廓清。西法推算自谓独开生面,但其所言,如某星在某方喜杀人生人,某星在某方好戏好色,何粗鄙乃尔!尝取《天步真原》一书试之,从不一验,亦宜屏弃。《果老星宗》《琴堂指金》《神道大编》《望斗仙经》《星学纲目》《星学源流》《历府大成》《星学大成》等书所载正五行甚详,但仅合此理十之一。《耶律神数》《元星枢要》《原星出入》《天官经》等书皆命理正宗,集中已将精华采取,不复全录。歲在鶉火而武王克商,歲在實沉而晉文得位,淫於伭枵而裨?知楚子之將死,星見大火而梓慎知宋之將災;他若五星聚东井而汉王入,关慧扫之而符秦灭,四星聚牛女而晋元王,吴景星见箕尾而慕容垂复燕。分野之说原非无稽,但事关军国之大如可取证,若止一人一身,在心尾则以为宜迁宋燕,在虚危则以为宜迁齐卫,又何以为终身不去其乡,及数十年仕在一方者解也?子平原有至理,但前六十年某月某日某时出一大贵人,后六十年仍有此八字,其人却与前迥异,及查阅五星,果宜高下悬绝,则子平似稍逊五星一筹。子平为体,五星为用,体同而用异,此前后六十年,八字相同而五星各异也。然体用一理,终不可详用而略体。格局皆形也,宜参形中之气。如四余在西北,五星同日在东南,太阴入西北,即四余栏月,五曜环阳;太阴入东南,即四余包七政,文东武西每每至两三月皆如此,其贱作奴隶者亦多矣!乃一见便以为大格局,即许以宜尊显,何愚昧至此?何为七曜?相照之光,多少不同,日前后光十五度,月一十二度,土木火各九度,金水各七度。假令火追逐土相离七度,则二星沾光,呼为相会。若星光度数均者相会,则各星度数减半同沾光。若星光度数多少不同者,初会时度数多者先沾光,少者光未沾及;少者度数相及,则二星同沾光,为正会。凡二星同度为相会,但遇一分为相离,虽相离力尚在,为二星后光未尽也。若二星相会后相离一分或二分,却再有一星在后追及,星虽未到,光已相沾,即与后星又为初会。此论经度则然,若在纬度、或黄道南、或黄道北,更重。如二星纬度同,经度亦同,则下星能掩却上星,故相会为尤紧。且此二星相会后,一星前去追及一星,即将先会星光移向后相会之星,假令二星东出度数与对黄道的赤道度数相同,如亥宫二十五度与戌宫五度同,或二星在两处,日长短同,如一星在申宫二十五度,一星在未宫五度,亦呼为相遇。又如火星在戌宫,木星在巳宫,金星在申宫,金离火追及木,却将火之光移向木星,似火与木亦为相遇,谓金先与火六合照后与木相弦照也。又火星在戌宫,木星在巳宫,土星在申宫,土与火六合照,与木相弦照,土将木火二星光聚于一处,亦为相遇。若一星在本宫,又在分定数上与一星或三合、或六合、或对、二弦相照,主星即受相照之星之荣落。

何谓政余类聚?乃水与孛、木与、火与罗、土与计,一类分聚也。若金星居中,贵气所属,以之作命主,金无余气,理应位冠群僚。如水土木火作命主,非贵气所属,又不近阳,亦寻常人耳。贵气所属,又能近阳,终嫌其为余星分窃,仅列卿贰而已。五列形也,而气存焉。三四五星同坐一宫,疏密匀停,谓之坐列。三四宫上,疏密匀停,谓之排列,宜命主居中及高地,犹四五人同坐,居中者尊也。疏密不匀,谓之行列,行列宜命主居前,犹四五同行,居前者尊,居后者卑也,居最后而有计罗拦转则非后也,乃前也,又上尊也,俨然旌旗导引,士卒拥卫之象。命主独居一宫,两傍有官魁夹,官魁有日月夹,日月又有四余包裹,谓之主列,自是左右并辅,文武环护之象,或待漏于端门,或拜拱天门皆妙。太阳同三政一余在一连四宫,太阴同三余一政在一连四宫,独空中四宫,惟命主居之,谓之中列,自是超群出众,独立寡俦之象。命主朝君,命余觐后,此为阴阳和会,大都贵显。或十一曜拱命垣、或计罗拦截、或空四正、或空三方、或空对两宫、或空子午丑未、或空卯酉辰戌、或居三隔三、或守一空一,皆贵气所属,亦宜留意。或七政归垣,或七政升殿,或五星齐与日有关照,或五星齐与月有关照,亦属罕觏,均宜细审。有谓木气之入子丑,金之入寅亥,水孛之入卯戌,火罗之入辰酉,土计之入巳申,木气之入午,土计之入未,所主者之宫究竟受伤,此亦宜泛泛参观,兼当揆时度势,不可执泥。立命于子,木独守命;立命于寅,金独守命,现在皆作卿贰矣,必欲一一执泥焉,庸有当乎?

童限或十岁出,或二十岁出。其在童限中,即将所立之度逐年挨查。如度是木,木原与日通,童限中即克父。度是土,土原与月通,童限中即克母。度是吉气所锺,童限中即发;度是凶气所会,童限中即亡。女命与男命略同,所异者命主之外,尤以夫星子星为重。从夫子星之生克制化及经络贯串拦拱夹上,细细推求其贫富贵贱,亦相应如响。双生之别,命主太旺幼者胜,命主太弱长者胜;命主不旺不弱,长幼略同。又长主正,幼主余,政余恒不类,则长幼亦多异。大吉大凶之命一望而知,易于推算;若中立之辈,只可断其大概。必谓当为某等人,不作某等业,岂未知士农之子长为士农,工商之子长为工商乎?一日不过十二时,所产何止数万人?虽五方风土不齐,要亦大率相类也。大富大贵之命往往不重生,而贫贱者恒层见迭出,何欤?盖天地之精华独蕴酿于此日之一时,譬之祥麟彩凤原不多见,若泛泛化生于阴阳五行,不啻吠犬呜鸡,何地无之?限度虽极危,其气未尽,即不死;限度虽尚稳,其气已尽,即必死。大贵之人常在极吉之度死者,何也?其气尽也,且当受身后之荣也。若至凶度而死,必罹祸患矣,非其命所应有也。命只合得一科第,弱冠得之,其气已尽,即死。命必至一二品,虽六七十岁外,其气未尽,必候到此地位才死。有两人之命,皆宜位至二品。一人于三二十岁时,猝于数年间超擢至二品,其气已尽,即死。一人历久不升,即升亦循序渐进,迁延至六七十岁得之,其气不尽,总不死。有中年忽然折挫者,如气正未尽,可决其复起;如其气或已尽,即判以终身。死生本有定数,而非所论于自取。尝读孔子之言而爽然矣,曰:「寝处不时,饮食不节,劳佚过度者,疾共杀之;居下位而好干上,嗜欲无厌,求索不止者,刑共杀之;少以犯众,弱以侮强,忿不量力,兵共杀之。」此三死者非其命也,人自取之。《干元秘书》内载七曜性情吉凶及所属阴阳、所属昼夜,皆于命理无关,故不录。《元星变化》云命之主星最嫌泄气。泄气之轻,多招灾祸;泄气之重,不免死亡。此说似乎太拘,终于不采。《元星变化》云如甲与己合,看合何星,若官禄则得禄,疾厄则多疾。合着恩星,自为有用;合着难星,不无受制。此说亦微有验,姑以存参。魁、科、文三星其用不同。《天官经》云:「魁官穿度,早步青云;魁度逢官,陛廷司谏;官魁拱命,骢马乘风」是魁主风审无疑,推而广之,内至兵刑都察院等官,外至督抚按察司等官,皆作魁论。文不独科第然也,总裁、主试、房考、学差,内而司成等,外而教职等,皆以文论。倘不得气,又微与命主有关,虽老于诸生,亦应有文名科名。升殿朝阳,兼日月拱夹,可以问鼎。天一生水,水作科名更妙。有谓科名与阳隔一度,中第一;隔二度,中第二;隔三度,中第三;隔三度外,尚与日同度,亦可馆选。又有谓魁守命坐度,与所立之度数相隔一二三,即以此定廷试之名次。二说皆验,当参观而得之。有壬年人行柳土煞度馆选者,查文、日、科、水皆在女躔,则柳度正收科文阳君贵气,不要概论煞也。又有壬年人行女土煞度馆选者,查科水在女躔,日月夹之,则女度正收科名贵气,又科名顶度,不可概论煞也。有庚年人行奎木煞度居大位掌重权者,查原木与照已经合化,天官金与太阳俱在斗躔,则奎木乃天官与太阳贵气所通故也。有辛年人行娄金煞度馆选者,查金即科名,木在阳躔,则即以科名近阳也。总之七煞止忌其混官,既不混官,则另视其气之所并而已。盖即一星常在数用,一用亦有不同之理,特因煞而详载之。七年每月行二十一分零,两个月零二十四日行一度。一年,该四度十七分有奇。二年,该八度三十四分有奇。三年,该十二度五十一分有奇。四年,该十七度八分有奇。五年,该二十一度二十五分有奇。六年,该二十五度四十二分有奇。七年,合计三十度。八年每月行十九分,缺三个月零六日行一度。一年,该三度四十五分。二年,该七度三十分。三年,该十一度十五分。四年,该十五度。五年,该十八度四十五分。六年,该二十二度三十分。七年,该二十六度十五分。八年,合计三十度。十一年每月行十三分零,四个月零十二日行一度。一年,该二度四十三分有奇。二年,该五度二十七分有奇。三年,该八度十分有奇。四年,该十度五十四分有奇。五年,该十三度三十八分有奇。六年,该十六度二十一分有奇。七年,该十九度五分有奇。八年,该二十一度四十九分有奇。九年,该二十四度三十二分有奇。十年,该二十七度一十六分有奇。十一年,合计三十度。某宫行几年,惟七年、八年、十一年尤须逐年扣清,特另开于右。

不算太高,而独此Z盲师准确度却奇高。

今年农忙时节的一天,有一男一女两朋友约笔者带他们去Z盲师处算命,因为易灵以前向他们说起过此盲师,勾起了他们的浓厚兴趣,因此一定要亲身拜会一下这个盲师,以探易灵所说是真是假。

尽管是农忙时节,到了盲师处发现仍有不少人在等着算命。因我们一行要赶路,加之易灵和此盲师是朋友,因此盲师便给我们开了绿灯,先给这两位朋友算。

下面是盲师算的其中一位朋友的八字,在此写出来,以飨读者。

朋友报过生日后,盲师就开讲了:

这个女的八字:丁巳 丙午 辛亥 壬辰,属沙中土命,5岁扎根,根生在水边,小时候身体还不错,不过读书一般。父母全在,一个不少,父母感情恩爱。姊妹独吊,上没有哥姐,下没有弟妹(友答:对)。原始学力大专,后来又拿了个本科文凭(友答:是的,以前上的大专,工作后又拿了个本科文凭)。工作单位不错,在行政单位上班,如果不考虑身体因素,今年在单位还能提拔一下(答:是,在市政府XX局,尽管我现在不怎么上班,单位还是提我做副科长了)。你这个八字夫妻感情挺好,丈夫对你宠爱,丈夫也有比较好的工作单位。总的看,各样都好,就是两样不好:一是身体,二是生育。你近两年身体很差,有难治之症,按医生的说法,是只能活三个月的人,现在看病的钱已经有将近10万了(友诧异:真神呀,我是尿毒症,去年下半年医生说只能活三个月了,我正是为这事来的,看看自己是不是真的短寿)。从你八字看,命不该绝,尿毒症只是生命中的一道坎,这道坎是可以迈过去的,死不掉(友面露喜色)。这是一样不好。第二个不好,是你结婚后到现在还没有小孩(友诧异:这个你也知道?)你具体是哪天结婚的?(友:2001年九月十八)。其实在这个日子前你就跟你老公同居了,这个并不是你真正的结婚日期,在你结婚前你本可以生小孩的,只不过被你们流掉了(友:是呀,现在好后悔呀,早知把那个小孩生下来了)。不过你放心,你命中是有子的,在你们结婚12年后就会有小孩(友:现在结婚已经8年了,那就还要再等4年啦)。对。再说凭你现在这个身体,也不能生小孩(友:那倒是)。你现在当务之急,一是放宽心,思想负担不要太重,身体到今年年底就逐渐好转了;二是不要刻意去怀孕,顺其自然为好,到时候会有小孩的。

盲师还给朋友做了一些“关木”,并告知一些化解方法。盲师算完后,朋友千感万谢,我们一行便心情轻松地打道回府了

天干地支直断法

    在前面我写了时柱干支信息之象及直断法,这节我们讲四柱八个字天干,地支都有何信息之象。

一、天干信息表象歌诀:

甲木天上贵,乙木多阴私。

丙火遇火多,母在产中亡。

三丁多恶疾,手足也自伤。

戊多离祖业,外闯别家乡。

己多父母别,兄弟各一方。

庚多是才郎,万里置田庄。

三辛寿数长,三壬富不久。

癸多必淫娼,亥多火烧房。

 

 

二、地支信息表象歌诀:

三子婚事重,丑多四夫妻。

寅多守孤独,卯多凶恶多。

巳多遭刑害,三辰多斗讼。

午多克夫妻,未多守空房。

三申人不足,酉多独居房。

戌多现事多,三亥孤泠泠。

 

 

三、四柱干支看出生祖坟周围环境。

天干、地支代表的物象列于下面:

①天干:

甲为树木,乙为花草。丙为太阳,丁为灯火。戊为平地,己为山河。庚为大型金属,辛为小工厂。壬为江河,癸为大海。庚为大路,辛又为高山。

②地支:

子为一阳生之寒物,属水。丑为金库,也为财库,为父墓。寅为夏日之大树,青壮,直生。卯为小枝,能曲能伸。辰为水库,又为蛇穴。巳为夏火,主嘴快,好强能发出声音之物体。

未为木墓,木库,性格不定。申为阳金,同庚金之象。酉为针工,女红、酒店、茶肆、为农用工具。戌为火库,加油站、变电所、变压器之类。亥为海水、为田水等。

现在我们知道了干支之象,我们就又可推断出很多信息,还是以第一个例子接着断:

某年某月某日,甲辰时。

1)又可断此人天上贵(甲乙天上贵),什么意思?是说,此人在公家,或在外面(天干为外,为公之意),办事特别开朗大方,不小气,愿意出力。若是乙木,多是自私自利,凡是事先想起自己,且为人多阴险等等,要看干支组合。

2)辰好斗讼,所以又可直断,此人心性好斗、压不住火,或脾气不好,好斗嘴,易有官司,口舌之争。

3)甲坐辰湿土之下,大树有水,土生养。贵就贵在湿土能培养木,地能生天。在外得人好评。由于干克支。土受伤,在家多不合,有争,有伤和气之事。

4)此人家住处左前方有水池或水坑、水库之类。

5)距祖坟10米远内有蛇仙,或蟒仙,在酉年酉月一定能现身在坟的周围。(辰为龙、为蛇仙,辰又为蛇穴)酉年现身,是酉辰合,因合而动,因合而出。

6)还可以再断,纳音等,深层次就更多,如:甲辰为佛灯火。就可以断此人有佛灯火之德。燃烧自己,照亮别人,别人用他易,他用别人难。以上只要掌握精熟,善于思索,联想,会推导出很多象,可大大超越常人水平。

7)这只是断了一小部分,只有甲辰,那你可再推理:甲寅,甲午,甲申。甲戌等,还有丙辰,戊辰等等,又组合成什么样的内容,什么样的环境,什么样的人性,长像等都可以从干支组合中直接看出。

8)这甲辰,甲寅等又都是在生时上,那么在日上,月上,年上又该怎样独断,思维等等,将怎样断出,还有年月日时四柱之间相互组合,又怎样直断?下面说明。

 

四、年月日时的分别直断法:

年,代表祖上,父母,年支为祖上风水,这是指六亲,年又代表头、面。

月,代表夫妻宫,为门户,父母,兄弟宫,代表人体胸部部位。

日,代表自己,日支为妻宫,日又代表腹部这位置。

时,代表儿女,晚辈,又代表腹部以下位置。

那么,有了这些基本的象,根据其宫位代表的人或身体部位,就可以断出许多事来,简单,明了,准确。

例:日柱为壬子,甲寅,丙午等等干支一气的,就可直断其人克妻,定主婚姻不顺,准确无误,因为日支为宫,对男人来说,财为妻,只有日支坐财,妻才是正位,现在本来日支应坐财位,但妻宫都坐个比劫,比劫正是克妻的,这样的婚姻如何能好,以此来推导只要是男命,日坐比劫,必主克妻,婚姻不顺,不论喜忌,可直断无疑。同理,相应宫位上有相应六亲之忌神(克星)存在,那么此宫位之六亲,必有不安,不全之象,那就是灾,例:年为父母宫位置,偏财为父,正印为母,若年柱坐比劫或财星,比劫必克财,财克印,所以必主父母不利,有刑克。

上面这些道理,直观,简单,实用,只是不道破,价值连城,一道破,简单得不值三文钱,还有一些单柱在年月日时等不同位置时所显示的不同象,例:甲辰在年柱,头部受伤,不利父母,在月柱,兄弟姐妹有夭折的信息,在日柱,婚姻不顺,胃或皮肤有病,在时柱,手脚受伤,或子女有损伤。水旺,木旺时,辰土必受克,就是应期。

再如:乙未。乙未在年柱,父母身体差,短寿。乙未在月柱,兄弟姐妹有夭折之象。乙未在日柱,本人多忧少乐。乙未在时柱,子女有损伤。

还有丁亥,戊子,丙戌等,丁与亥中壬水相合,丁火与壬官相合,戊子,戊与子中癸水相合,戊与财癸合,丙戌,丙与戌中辛金财相合,相合为合好,天干与坐支藏干相合,若是日柱的话,定主夫妻感情好,若在别的柱的话,恐有外遇,这种干支地支藏干相合就揭示了这些隐藏的信息。懂了这些理后,再推别的干支组合,就会推导出很多象,故不在此一一举例。

售前QQ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售后QQ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售前旺旺客服
点这里给我发消息
售后旺旺客服
点这里给我发消息
手机网站二维码